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9

Krugman picked on Mankiw

Paul Krugman对曼昆关于收入和智商的博文发火了(链接)。Krugman的狂热追随者也跟在后面对曼昆一通乱咬。虽然我也不同意曼昆的说法(我博文链接),但看Krugman不少追随者苦大仇深的样子实在反感。不过有幸还看到一些比较客观的评论。一个叫Locus的访问者的评论和我的观点一致,认为父母对子女教育的重视程度对子女的成绩更重要(见下面的引用)。另外,Heckman最近的一篇文章也发现家庭因素对子女的成功很重要(链接)。
 
 
%%%%%%%%%%
By Locus:
 

I don’t agree with Mankiw’s heredity argument. But I also don’t agree with Krugman’s claim that our society is grossly biased either. Consider this recent announcement from the public school system in Boston…

“Boston Public Schools honors Class of 2009 Valedictorians”

“The 37 students come from neighborhoods across the City of Boston. Sixteen of the students were born overseas, including immigrants from Albania, China, the Dominican Republic, Haiti, Jamaica, Nigeria, Somalia, Venezuela, and Vietnam.”

http://www.bostonpublicschools.org/node/3458

Perhaps Dr. Krugman can explain to us the unfair advantage of the student who was born in Somalia?

What I think happens is that high income families and families of recent immigrants both emphasize education and that is what explains the disparities in academic achievement. You don’t have to be a multi-millionaire to turn off the TV and have a read-along with your children or play a game that requires some math skills.

Advertisements

曼昆关于收入和智商的看法

曼昆在自己的伯克中声称1。智商高的人挣钱更多,2。父母把自己的高智商传给子女,因此子女在考试中的分数也高。1和2解释了为什么高收入家庭子女的成绩比低收入家庭好的现象。(链接)
 
“Smart parents make more money and pass those good genes on to their offspring.”
 
第一个statement隐含了说黑人和拉美人的智商低,因为这两组人的收入明显低于白人。而对第二个statement,我更相信是有钱的父母花更多精力和金钱在子女教育上造成了成绩上的差异,而不是遗传的IQ(建议看我这个帖子)。
 
没想到我一向如滔滔黄河之水一般敬仰的曼昆博士居然是个种族分子,哈哈。
 

巴马总统面临新考验

巴马大哥在九月17号之前,必须就是否对从中国进口的轮胎增加惩罚性关税作出决定。美国International Trade Commission建议向从中国进口的轮胎增加55%惩罚性关税,理由是从中国进口轮胎“损失”了5,000个工会的工作机会。实在想不出比这个更荒谬的理由了。搞笑的是这个提议只得到了工会的支持,连美国的轮胎生产商都不感兴趣。中国生产的轮胎都属于低端廉价轮胎,和美国生产的高端轮胎根本就不再一个层次上竞争。所以公司犯不着去参和。
 
巴马总统如果通过了这个NC提议,恐怕以后很难再去厚颜无耻地向别的国家去推销自由贸易政策。如果不通过,恐怕工会的兄弟又不答应,真是头痛阿。巴马大哥竞选时的贸易政策纲领非常左倾,叫嚣要从新评价和制定美国的贸易政策。这些承诺搞得工会兄弟们非常high,义无反顾地支持巴马。现在还账的时间到了。巴马大哥的屁股如果坐在了工会一边,丝毫不奇怪阿。不过可惜广大美国人民要为工会买单了。

全球衰退接近尾声

多种迹象表明从07年开始的全球衰退接近尾声:
 
1。美国二季度GDP增长率是-1%,比一季度的-6.4%有很大改善。美国三季度的GDP预计将实现正增长;
2。美国耐用产品和新房销售从七月份止跌后开始上涨;
3。欧洲和亚洲的制造业指数(manufacturing index)最近也回升,比如德国的Ifo Business Climate for industry and trade;
4。全球贸易开始反弹。比如日本的出口得到了一定程度恢复。
 
但目前的增长有一部分是由政府的经济刺激政策造成。私人消费能否持续目前还不明朗。另外,我以前也谈过(链接),美国家庭要修复危机造成的Balance Sheet问题。美国以前的零储蓄率显然是不能长久维持的。家庭需求的恢复更可能是缓慢的,而且将低于以前水平。
 

亚裔在SAT考试中遥遥领先

 
是亚裔更聪明么?不见得。亚裔父母更重视教育到是真的。不少朋友,包括印度人,从中国和印度购买考试练习题让孩子做。上次和朋友到一个周末数学补习班接他女儿,发现班上绝大部分都是中国和印度人。目前的差距绝对不是教育制度的问题,而是传统问题。照顾minority group的结果就是让学习好的和学习好的之间竞争。暂且不说这种政策对学习好的孩子不公平。这种政策的后果只能让亚裔父母花更多时间去辅导子女,从而造成更大的分数差距。教育部的官员居然还在纳闷儿为什么政策对minority越是倾斜,最近几年分数的差距越大。他们居然目前还没睡醒,说差距是因为对minority照顾不够造成的。

Bernanke nominated

巴马大哥提名伯南克再任4年的美联储主席,我觉得这是一件好事。伯南克对金融危机的认识很透彻。他当年的博士论文就是研究金融市场对大萧条的影响。尽管对大萧条的起因仍然存有争论,伯南克认为大萧条的一个主要诱发因素就是金融市场的垮掉。金融市场是市场经济中分配资源(资金)流向的一个重要方式。金融市场垮了后,它对经济的影响不亚于血液无法正常流到身体各个部分对一个人健康的影响。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伯南克在这次危机中非常aggressive地采用一切传统和非传统的货币政策来保持金融市场的稳定。至于宋红兵之流鼓吹的阴谋论,完全是扯淡。另外,所谓的阴谋论绝对不是宋的首创,在美国早就存在,只不过不被主流重视,没有宣传罢了。宋所鼓吹的金融阴谋论只是美国无政府主义里政府阴谋论的一部分。宋把别人的剩饭拿来炒了炒居然在中国红了,我实在为中国媒体的智商感到无奈。

今天很郁闷

看了曼昆对“New Junior Faculty”的忠告(http://gregmankiw.blogspot.com/2007/02/advice-for-new-junior-faculty.html)。其中有一条是不要写博克:
 
“Avoid activities that will distract you from research. Whatever you do, do not start a blog. That will only establish your lack of seriousness as a scholar.”
 
博克上对经济的分析文章往往不够严谨,我同意。我也赞同长时间写这些文章会破坏自己思维的严谨性。这样的话,是不是我以八卦为主,经济为辅会好点儿。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