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9

真有免费的午餐么

今天的华尔街时报发表了三个经济学家对医疗改革的看法(链接)。中心思想就是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巴马总统对医疗改革的承诺是,对于有医疗保险的人,你继续拥有,不受什么影响。对于没有医疗保险的人,你将获得医疗保险,而且费用很低。同时,新的计划不会增加政府赤字。免费午餐,皆大欢喜!
 
然而巴马总统却没有具体步骤怎么去实现这场免费午餐。他所提出的什么提高医疗保险业效率来节约成本的理论早就被国会预算办公室判了死刑(链接)。现在巴马大哥干脆闭口不提具体实施的细节,只是一个劲儿鼓吹前景多么美好。谁反对,就是党派主义,就是对劳动人们没有感情。昨天碰巧在凤凰卫视看了点儿关于大跃进的记录片,感觉大跃进和今天的医疗改革同出一辙:目的都是美好的,手段都是激进的,估计结局也是相同的。
 
象上面华尔街时报文章指出的那样,今天医疗改革的困境就是由于政府盲目承诺有更多的人可以以更低的价格来享受医疗服务:
”Comprehensive, low-deductible, low-copayment insurance has brought us to where we are today.“ 另外可以看我以前的讨论(链接)。而巴马总统今天所倡导的改革,是对以前错误的变本加厉。
 
没有免费午餐的道理看似简单。但人们,尤其是善良的人们对抵御免费午餐诱惑的能力是很低的。我曾经问我几个朋友下面的问题,

1。你希望有一个小政府,从而少交税么?
2。你希望失业时政府能发给你失业救济么?
3。你希望生病时有免费的医疗服务么?
几乎所有人的回答都是肯定的。

美国钢铁工会再挑事端

美国钢铁工会联合三个造纸公司昨天控告中国政府对中国的造纸公司进行不公平补助,造成美国工作机会流失(链接)。这是钢铁工会在轮胎案(链接)后针对中国的又一次贸易保护行动。
 
这次恐怕巴马总统又要为难了。上次轮胎案中,工会没有任何企业支持,靠完全站不住脚的工作机会流失就获得了巴马总统恩准对中国轮胎增加惩罚性关税。这次又有企业支持,恐怕巴马大哥不给面子说不过去。工会就是个无底洞,巴马大哥开了先例,今后覆水难收啊。巴马大哥在联合国和G20会议上对加强国际合作的表态恐怕是逢场作戏罢了。

不可好大喜功

前两天写了个referee report。被审文章整体写的还可以,但为了突出自己贡献,显得有些好大喜功。在介绍自己模型时,说自己模型有一个新的feature, blah, blah。而所谓的新feature,已经在不少论文中用过,包括我的一篇论文。而且作者也引用了我的文章,应该知道自己所谓的new feature,并不是什么新东西。显然作者自己在这里有些好大喜功了。
 
被审文章虽然在理论上没什么创新,但empirical部分的发现也算有意思。另外,作者和我也有一面之缘,在上次AEA会议上向我介绍了他的论文。(所以千万不要小看了在会议上的networking,尽量找更多的人讨论你的论文。没准儿哪个就成你的referee了。)在据和留之间,自己最后还是选择了留。好大喜功并不是什么大毛病,自己刚出道时不也一样么?作者是个刚毕业的junior faculty,还等着论文发表评tenure呢。重点讨论了他的empirical部分后,在report的最后,我提醒他说,他的模型很standard,应该认真作个literature review。
 
今天收到editor的decision letter。虽然给了R&R,但整体比较hash。尤其是对作者没有认真讨论自己论文和literature中其他研究的关系部分。editor说,他知道作者模型中所谓的新东西很多文章都使用过,如谁谁的文章。他几乎立刻据了这篇文章,由于作者没有认真讨论literature。但看了referee report后,感觉empirical部分还算对literature有些贡献。希望作者认真回答referee的所有问题,并作一个详细的literature review。幸好作者遇到了我这个好心的referee,不然给editor的第一印象这么差,十有八九要挂了。

Levin 和DeLong又吵起来了

贸易保护主义和医疗系统改革

今天的Financial Times刊登了一篇为巴马总统贸易保护主义辩解的文章(链接)。文章声称,巴马大哥的贸易保护政策是为了讨好工会,从而赢得他们对医疗改革的支持。作者继续宣称,如果贸易保护政策能帮助巴马大哥通过医疗改革,那么这笔买卖是划算的。首先作者已经假定了目前的医疗改革方案是正确的。通过在贸易政策上的让步来实现一个能带来巨大利益的政策是三岁小孩都能理解的舍卒保车的策略。我也赞同。但关于医疗改革正确性的假设实在是有点儿太武断。除了少数几个民主党魁如KRUGMAN,一直鼓吹医疗改革外,大部分经济学家都持怀疑态度。首先,医疗改革并不想巴马大哥宣称的那样能大规模节约成本。国会预算办公室作为一个中立机构已经有了很明确的研究(链接)。原来的方案只能增加政府赤字而不是象宣称的那样减少。最近由the Senate Finance Committee修改后的方案,虽然能节约一点儿成本,但从以往经验看,这种法案在执行后往往会被进一步修改,提高费用。下面是国会预算办公室的评论:
“These projections assume that the proposals are enacted and remain unchanged throughout the next two decades, which is often not the case for major legislation.
The long-term budgetary impact could be quite different if those provisions were ultimately changed or not fully implemented.”
 
其次,看看巴马一贯在贸易政策上的表现,实在是太NC。首先他在美国的经济刺激法案中加入“只能购买美国货”的条款。其次又同意限制墨西哥卡车在美国经营的条款。这次又把矛头指向中国。每次有贸易问题时,巴马都是坐在了贸易保护的一方。而工会的胃口也是越来越大。上次限制墨西哥卡车时还找个安全和环保的理由。而这次对中国轮胎连理由都不需要了,就明说了是中国轮胎太便宜了,搞得工会没工作了。巴马大哥再这样搞下去,恐怕不是舍卒了,而是把车马炮都舍了。

降低美国医疗服务行业门槛

我以前提到美国医疗制度的问题要从需求和供给两方面解决(链接)。短期而言,政府医疗计划盲目扩张引起价格快速上涨,政府赤字膨胀(链接)。长期而言,医疗服务行业的门槛太高,阻碍了医疗服务的供给。在最近一个对AEA(美国经济协会)成员的调查中,大部分成员和我意见一致。超过60%的人同意或者非常同意应该降低医疗服务行业门槛的说法。
 

10. Barriers to entering the medical profession in the U.S. should be reduced. (N = 124)

Strongly disagree:3.2%

Disagree: 21.8%

Nutural: 11.3%

Agree: 38.7%

Stongly agree: 25.0%

Two interesting posts from Mankiw’s blog

 
 
I particularly agree on the following two steps that should be taken to fix the health-care system, one on its supply side and one on its demand side. These thoughts are offered by Jeffrey Flier (The Dean of Harvard Medical School): 
 

"Second, identify and eliminate the many barriers to entry and innovation in the health care and insurance marketplace. Eliminating what are often hidden barriers to competition will encourage entrepreneurs to offer lower-cost ways of financing and delivering health care, approaches that will deliver greater health care value for the dollars spent.

Third, make a serious effort, despite the context of widespread political demagoguery, toward deeply reforming Medicare and Medicaid. As one of many possible examples, try giving some Medicare and Medicaid enrollees earned income credits so they can make cost-conscious decisions among competing health plans. The sicker and less affluent should receive larger transfers, so they can buy adequate coverage. Among other benefits, such an experiment could break the logjam in payment reform and reliance on fee for service and centralized price contro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