器官应该可以买卖么?

在大部分国家,买卖器官是非法的。曼昆的blog上最近讨论了纽约时报上的一个故事。1。好心人B向A捐赠了一个肾脏;2。一段时间后,B出现经济问题,住房要被银行没收。A考虑向B提供经济援助。在上面的这个例子其实近似于器官买卖。所谓买卖器官,就是通过市场来交换金钱和器官。在上面的例子中,肾脏和金钱在A和B之间进行了交换。
 
一直不太明白为什么器官,包括血液在美国是不能买卖的。看了一下纽约时报的文章,主要观点是买卖器官允许富人掠夺穷人的器官(” To permit such transactions is to allow those with money to harvest the organs of those without.“) 个人感觉这种argument可以应用到任何交换行为。你去上班,用劳动力交换金钱。所以资本家用金钱剥夺了你的劳动力。同样你去吃饭,按摩,你用金钱剥夺了厨师和按摩小姐的劳动。根据上面的逻辑,所有这些活动都要禁止。
 
对器官买卖的禁止造成了两个后果。1。器官的严重短缺;2。买卖器官的黑市。价格控制的两个直接表现。结果就是很多人在等待器官中死掉。同时由于黑市交易中交易的不透明,和交易成本的增加,出卖自己器官的人(往往是穷人)没办法获得自己应有的份额。这显然是一个lose-lose的结果。
 
反对器官买卖的人往往声称器官买卖对出卖器官的人不公平(unfair)。这只是一厢情愿的假设。在一个正常交易中(非强迫),只有当买卖双方都认为价格合理,公平时才能交易。有人愿意出卖自己的器官,证明金钱对他来说比器官更重要。比如说,一个人很穷,一直想作个小本儿生意改善自己的生活,但苦于没成本。如果可以出售器官,这个人可以通过出卖一个肾脏后获得的钱开始自己的小本儿生意,然后过上了小康生活。这种情况下,买卖器官的合法话显然对这个穷人是有帮助的。禁止买卖器官让这个穷人一直陷于贫穷,这种政策对穷人来说才真正是不公平的。
Advertisements

8 responses to “器官应该可以买卖么?

  1. 如果从经济学考虑,显然应该买卖器官合法。我感觉这更多的是道德和政治的考量,卖器官的健康成本在长期也许会高到个人和社会都无法承受,虽然短期内成本不高(因为卖的都是年富力强除了健康啥也没有的人)。跟禁毒是一个道理,长此以往国民的健康、国家的竞争力会削弱。

  2. 美国大多数人信教,文化受宗教影响很大,还是很保守的。连堕胎的争议都很大,更何况是买卖器官。而且器官买卖合法化以后,估计器官出口会成为一些穷国的一大产业。想想也挺可怕的

  3. 允许器官买卖会引发伦理上的巨大冲击,任何一个国家的立法都不可能通过这样的法案,毕竟法律是道德的最基本底线。而且,一旦放开器官买卖,可能会引发为了逐利而强迫、掠夺器官的行为,人最基本的生命权都没有办法得到保障,后果不堪设想。

  4. to Xuan: 吸毒存在一个选择不consistent的问题。另外吸毒是addictive。也就是说人在吸毒前的决定可能不理性,然后事后又没有方法改正。在这种情况下,禁毒似乎是个不错的政策。买卖某些器官和血液对人体不会造成长期伤害。在这种情况下,器官买卖和其他经济活动更类似,比如出卖劳动力。to Crystal:“估计器官出口会成为一些穷国的一大产业。想想也挺可怕的”愿望很善良,我同意。如果出卖某些不妨害身体健康的器官能让他们过上更好生活,应该不是一件很可怕的事罢。中国每年出口那么多廉价劳动力的产品。很多人的身体伤害情况不比出卖器官小。还有人因为事故死亡。听起来也是很可怕的事。那把中国的出口也禁止了算了:-)to 小凡:“逐利而强迫、掠夺器官的行为”这不是经济能涉及的范围。我指的是正常交易(非强迫)。如果一个国家没有法律秩序,存在弱肉强食。那不仅仅是器官的问题。别人看见你的房子好,可以“强迫、掠夺”你的房子,看见你家媳妇儿漂亮,可以“强迫、掠夺”你家媳妇儿。这和器官能不能买卖没关系。

  5. no offense to you, 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之一就是人有道德和情感。如果什么都可以买卖的话,社会的资源分配当然会更合理,但凡事都有底线。现在安乐死合法的国家也没几个吧,死刑也慢慢地被大部分国家取消了,把人的身体或者生命看做普通物品或者商品的话,人心也会愈加冷漠。如果有一天器官买卖广泛合法化,大概又有人会提议让丧失劳动力的老年人和残疾人安乐死,以改善社会的整体福利

  6. 这个有点类似为什么很多国家不将色情业合法化。比较多的版本说是因为不能够确定买卖双方是否是自愿,交易是否公平。因为这类交易by default存在很多的信息不对称,市场机制可能无法正常运行,对整个社会来说也不是最佳效益。所以感觉器官买卖合法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有强有力的国家机器可以保证所以的交易都是在自愿的情况下发生。

  7. to Crystal:没问题,欢迎讨论。不过感觉你在偷换概念。死刑被逐渐取消的基础并不是人道主义。刑法的目的是为了防止犯罪而不是惩罚犯罪。很多研究发现当刑法严厉到一定程度后,防止犯罪的边际效应很小了。比如不能减刑的终身监禁和死刑比起来,在防止犯罪上基本达到相同目的。而死刑有些负面效应,比如可能错判。万一杀错了,就没可逆性了。所以很多国家逐渐取消死刑。至于“提议让丧失劳动力的老年人和残疾人安乐死,以改善社会的整体福利”,这种政策是牺牲少部分人利益来增加其他人的利益。是一直福利转移,并非Pareto improvement,和我讨论的增加资源配置效率是两回事。to Jie: 首先看怎么定义色情业。包括脱衣舞在内的很多色情业在很多地方都是合法的。很多地方禁止性交易,这应该更重要的是处于道德考虑,而不是信息不对称。在不少国家,包括美国的一些州,性交易也是合法的,是一个很正常的生意。名码实价,童叟无欺。真正出现信息不对称,坑蒙拐骗的,反而是在禁止性交易的地方。性交易在这个地方是黑市交易,没有公开信息的地方,产生纠纷也没有合理的仲裁机构。

  8. 1. 自愿出卖器官和自愿出卖人身自由之间到底有多少差别?当然,出卖人身自由完全是可以出于自愿的,譬如卖身葬父。2. 经济学家不能总是看到市场在如何有效率的配置资源,(如果有器官市场,那这资源也包括了人体器官。)但经济学家也从来没有忽略过incentive的问题。说得通俗易懂一些,就是如果市场机制会激励人努力去挣钱,那器官市场一定会激励“企业家”去“合法“的生产。人妖都可以被市场培育出供给方出来,不要说简单的器官了。本质上,只要有办法“维持”一些人的贫困生计,就不愁器官供给了。3. 一个更深刻的问题是,市场配置资源的背后,总有财富的再分配:税收,寻租,非法收入,垄断资源等等。这些资源再分配的存在是“合理的”,但并不一定是“公平”的,或者“正当的”。每次一想到国内那些腐败收入培育出来的富二代花天酒地的“市场消费”,作为一个经济学家,我丝毫看不出其中的效率。这样的市场机制,是鼓励人们去关注财富再分配,而不是通过生产和交换来达到社会经济的效率。4. 如果器官可以买卖,那违章驾车撞残废了一个人,是不是可以简单的通过赔偿“财产价值”来解决。本质上,70码撞飞的是一条生命,这能通过市场来衡量成多少钱吗?我很怀疑。对于财产纠纷所用的民事法,和对于人体伤害所用的刑法,这其中的差异正体现了大家直觉上的不同。5. 我很同意熊小凡的观点。我还认为,还有很多经济学家忽视到,但在现实中却发生作用的一些因素对这个问题起着决定性作用。经济学家看到了那些看到的,对于看不到的,虽然无能为力,但至少应该知道自己在盲人摸象。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