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ne 2010

I am in Beijing now.

昨天到了北京。再次被某些国内游客搞得有点儿抓狂。先是我前面的一个大哥,在飞机即将降落时,把自己的行李从行李箱里取出来,坚持要放在自己的脚下。在flight attendent的一再要求下,才放了回去。然后飞机降落后还在滑行,不停有人站起来打开行李箱。搞得flight attendent一个劲儿yield,"Close it! Sit down!"
 
晚上吃上了非常可口又便宜的中餐。见到了大学室友,小子混得不错,有车有房,美妻娇子,很滋润。就是胖得不象样子,完全没办法和当年球场上叱咤风云的他联系起来。吃完饭后,我们一边看荷兰和斯洛伐克的比赛,一边作足疗,聊天儿,实在太爽了。今天晚上有大规模聚会,严重期待中。

中国汇率政策

中国迫于国际政治压力,终于在G20会议前宣布要采取更灵活的汇率政策。由于美国一直对中国施压升值人民币,中国的这项表态被认为是人民币升值的前奏。尽管中国一再声称,更灵活的货币政策并不代表人民币升值,市场根本不买这个帐。各大投资机构和国际银行都预期人民币要针对美元升值。预计每年升值程度从3%到10%不等。在这么强的市场预期下,国际游资必然向中国靠拢。尽管中国采用外汇管治来控制国外资金的流入,仍然有很多漏洞可以钻。可以预见,在下面几个月中,中国的外汇储备将进一步增加。
 
除了国际游资的问题外,中国目前的外汇政策仍然没有走出困境。如果中国坚持人民币对美元不升值,美国仍然会认为中国有意压低人民币。美国国会会认为中国目前的表态只是作样子,国会仍然会通过贸易政策来制裁中国。中国目前政策的一个问题是缺乏透明度,所以不管你怎么做,别人都可以说你操纵汇率,除非大幅度升值人民币。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方法就是对外公布人民币紧盯的一篮子货币。比如人民币价格可以根据美元,欧元和日元的加权平均价格来制定。权重就按照各国的进出口贸易总额。由于这三种货币是采用浮动汇率的,所以人民币紧盯这三种货币充分体现了人民币逐渐采用了更灵活的汇率制度。这绝对是一种有理有据的做法,在任何国际争论中都能拿得出手。
 
而这种政策还会减轻人民币近期升值的压力。欧元区现在是中国的第一大贸易伙伴,所以欧元在人民币价格中的比重很大。由于欧洲债务危机,欧元至少在今后1-2年对美元保持一个弱势。另外欧元在金融危机前已经对美元大幅度升值了,即使债务危机结束,欧元对美元的升值空间也不会很大。在这种情况下,人民币放一半儿左右的权重在欧元上,升值的压力减轻了很多。另外如果欧元对美元大幅度贬值,人民币还可以名正言顺地对美元贬值。欧元继续大幅贬值的可能性仍然很大,如果中国对外公布了上面的一篮子货币政策,国际抄家不得不充分考虑这种情况。热钱流入中国的压力也会减轻。
 
目前欧元的疲软给中国汇率改革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中国应该抓住机会,对外公布自己的一篮子货币权重,为今后实现自由兑换进行相对平稳的过度。

RMB forecast from J. P. Morgan

According to today’s WSJ,
 
"J.P. Morgan expects a larger yuan increase over the next 12 months, calling for a rise of 6% to 10%. The bank sees the dollar at 6.40 yuan a year from now."
 
This forcast is on a par with what I said yesterday.

中国宣布采取更灵活的汇率政策

这个周末中国宣布将放弃过去两年采取的捆绑美元的外汇政策,和我四月份的预测一致:
 
一贯不喜欢作预测,今天也冒险预测一把。1。人民币将在6月份左右开始升值;2。中国房地产年底之前下跌,尤其是二线城市。如果猜对了,那是蒙的,如果错了,大家也不要见笑 :-)。 经济学家本来就不是靠预测为生的。资产泡沫很难界定,即使有泡沫,什么时候破只有上帝知道。(链接)
 
现在还不清楚第二个预测能不能实现。不过听说中国某些城市,如深圳,的房地产市场已经有见顶的迹象。但由于外汇政策的变化,估计热钱会往中国流入,新流入的热钱会继续支撑房市一段时间。
 
如果你还没有把一部分存款转移到中国,现在还来得及。不过千万别往股市或者楼市上投,就存在银行吃利息。还是那句话,本人一概对你的投资结果不负责。Your money, your decision. haha

太失望了

法国队就这样被墨西哥干掉了,估计小组出现无望。原本希望法国至少进入个4强什么的。这样根据传递法则,中国也成了世界强队。现在看来中国队真是扶不起来的阿斗啊。

free checking 时代的结束

今天的FT报道说美国银行(BOA)要开始对支票帐户(checking account)收费。当然如果你能保证帐户上的余额大于一定数额,或者同时有其他帐户,比如CD,saving等,支票帐户仍然免费。
 
免费支票帐户开始于90年代,对于低收入家庭和个人,比如学生,是一件好事。银行当初开设免费支票帐户的初衷是希望客户在享受免费服务的同时把其他帐户,比如saving等也转过来。这样从其他帐户的营利就可以用来支付免费支票帐户的成本。但这并没有发生。为了支付免费帐户的成本,比如客户服务,对帐户的管理等,银行对帐户透支的储户进行罚款。一个客户的帐户余额越低,透支的可能性越大。因此,持低余额帐户的人其实在为在为自己支票帐户服务付钱。当然,并不是所有低余额帐户的人都会透支,这还取决于个人是不是well-organized。我还在上学时支票帐户也经常在0附近晃悠,但由于经常注意控制,也没有透支过。
 
Anyway, 由于金融危机后大众对银行的盲目憎恨,国会煽风点火通过一项法律,要银行取消透支罚款。没有了这项收入,银行决定通过对免费支票帐户收费来cover成本。最后结果其实是一样的,羊毛出在羊身上。透支罚款的存在,一定有它存在的理由。简简单单地通过立法来禁止,不能带来实际意义的变化。以后还是别浪费人力物力来搞这种作秀立法了。仔细想想,其实美国和中国差不多,也存在作秀工程:浪费了人力物力但没有什么实际效果。不过中国作秀是给上面看,美国是给选民看。给上面看的问题就不用说了。给选民看其实也问题不少,尤其是当选民被愤怒冲混了头脑的时候。

吃屎经济学

 

以前和几个工程师朋友一起吃饭。闲聊中他们得知经济学博士一年可以有十几万的收入,感到很不公平。一个朋友说,学经济的凭什么收入这么高?你们都创造了什么?另一个朋友说,经济学家都是骗子,我给你讲个笑话,叫吃屎经济学。

 

从前有两个学经济的。一天两人在路上走,碰到一摊狗屎。师兄对师弟说,你把狗屎吃了,我给你壹佰万。师弟赶紧就把狗屎吃了,得到壹佰万。师兄大笑。师弟感到人格受到了极大侮辱,就对师兄说,你把狗屎吃了我也给你一百万。师兄就把狗屎吃了,把壹佰万拿了回来。吃完后,两个人越想越不对。折腾半天,两个人各吃一堆狗屎,却什么也没得到。两个人就去找师傅诉苦。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师傅一拍大腿说,你们两个不得了,一会功夫就创造了两百万的GDP。

 

讲完后众人大笑,我也被戏称为狗屎经济学家。这些人明显对服务业有很强的歧视。不过不能怪他们,毕竟他们是学工程的,习惯了实物产出。我们平时听个唱歌,看个跳舞,或者体育比赛,得到什么具体东西了?什么没有。但我们在这个过程中享受了服务。享受服务一样可以给我们带来快感。这些活动当然应该和其他生产一样计入GDP。

 

给人表演吃屎也是一种服务。但这种服务有多大价值,要由观众决定。如果有人愿意出100万看你表演吃屎,恭喜你,你赚大了。吃几次屎你就可以考虑退休了。相信市场上象这两个师兄弟的疯子应该是少数。所以各种服务(包括经济学家提供的)的价格不会太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