处理数据的“技巧”

看了曼昆blog引用的一篇文章(链接)。 大意是说美国收入前5%的家庭(年收入$212,666以上)交的税占整个税收的40%以上,尽管这些家庭的收入只占全部收入的30%左右。所以富人交的税已经够多了,不应该再给他们加税了。下面是收入和税收分布图:
 
听起来似乎有点儿道理。更重要的是家庭年收入21万附近也不算有钱。再加他们的税似乎不太合理。但后来突然想起来自己很久以前的一个帖子(链接)。帖子里提到,美国有一部分super rich的家庭(前1%)。根据我的计算,这1%家庭的收入大概占整个收入的30%左右。也就是说在上面图里95%-99%的这组家庭里,income distribution是非常不“和谐的”。前1%的家庭几乎囊括了这组家庭的所有收入。如果把前1%的家庭拉出来晒晒,图中所表达的中心意思不会有太大改变:super rich家庭(top 1%)的收入占整个收入的30%,然而交的税占整个税的40%。问题是前1%的家庭收入估计都在一个米以上。由于家庭收入非常高,恐怕很难赢得大多数人的同情。我想作者就拿了下面4%的家庭垫背来拉低家庭收入。
 
同样的数据,稍微动点儿手脚就可以给人完全不同的感受。看来真的是学海无涯阿。
Advertisements

8 responses to “处理数据的“技巧”

  1. 这个批评很尖锐啊。

  2. 感觉很多文章都是想办法支持自己的论点。不是真正了解这个领域的人,很容易被忽悠。经济学家应该足够sceptical,呵呵

  3. 对啊,很多人写文章都是由屁股决定大脑的。屁股坐在哪边,就开动大脑去找证据支持哪边。作research, 要谨防忽有。

  4. 呵呵 老朱曾说,学计量的将来找到了工作,还不是需要run出什么结果,就得能run出什么结果。

  5. 小声问一句:who is 老朱?姓朱的名人里,除了朱总理外,我就只知道八戒了。

  6. 哈 不好意思,潜意识里总觉得你是中心的……我错了老朱是朱家祥啦 他那句话的本意其实我不记得了,但是论据是这样的………………

  7. http://www.taxfoundation.org/news/show/250.html 的Table 6 显示,最富裕的1%在2007年占的收入比例是22.83%。收入差距比例这么大的一个原因是因为财富分配的不均,因为最富的家庭的主要收入来源不是工资收入而是资本收入。根据Survey of Consumer Finances,最富的1%的家庭,2004年拥有美国34.3%的财富。据我所知,经济学界,对如何对资本征税的争议是极大的,对什么引起了财富分配的如此不均也是争议极大的。如果我们认为对资本征税(在这在很大程度上接近于对富人的收入征税,美国最底层的80%人口几乎没有什么财富,占10%多一点吧)会扭曲资本积累的激励,最后反而会使所有人长期的收入降低(最基本的简单增长模型就能有这个结果),那富人的税率就是太高了而不是太低了。当然,这是右一点的观点。同样的争论也适用于遗产税。我觉得这最终是一个意识形态的争论。左派和右派即使看到同一组数据,也会看到不同的方面。即使这个图按照你的想法做,双方的结论都不会改变的,右派还是会说最富的人按比例算交了更多的税,绝大多数的税,左派还是会说,这是一个不公平的社会,富人拿了更多的份额,理应多交。

  8. 对于忠实的左派和右派而言,任何宣传都是枉然。宣传真正要忽有的是中间派。把数据能好看点儿,对中间派的看法还是有很大影响的。上面的文章中隐晦地把年收入21万以上的家庭定义为富有家庭。如果问中间派两个问题1。你觉得给年收入21万以上的家庭加税合理么?2。你觉得给年收入100万以上的家庭加税合理么?我想很多中间派会对上面两个问题给出完全不同的答案。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