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lking about 侠以武犯禁

  A very thoughtful article.

Quote

侠以武犯禁

今天带着两个老专家跑了一趟石家庄去看厂。
两个都是行业泰斗,国家推行新的质量标准时都不会劳动这些大人物去厂里检查呢,今天倒被我们个完全不懂行的投资公司一下搬来两个大腕去看厂。
想想也真是讽刺。
跟industry里的人交道打多了,就总不免要问自己你究竟何德何能?
 
话说两位老爷爷别提多好了,教了我好多东西。
我回家跟我妈开玩笑说,两个项目做下来我可成了我们公司的GMP专家,将来能独立去看厂给technical opinion了。
 
本来好好的一天,到晚上被一家advisor的卑劣行径气得要死。
咬牙切齿地想,我要是老板,立刻炒了他们,告诉他们以后永远别想再做我们的生意。
于是有那么一个瞬间,我真想努力地在这个世界上混出个头脸来,就为了将来有能力让丧德者为他们的行为付出应有的代价。
 
这让我想起小时候那些当侠客的梦来。
想武功盖世如杨过,想财富无尽如基度山伯爵,以为有了这些,就能让善良正直者得幸福,让邪恶卑劣者获灾殃。
可是其实自己心里也清楚,正如倪匡他老人家说的,侠以武犯禁。
所有这些扬善除恶的梦想,不过是一种粗糙的正义。
无论初衷多么正义,将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到底是种暴力。
 
我觉得我在逐渐被这份工作惯坏,真的越来越把自己当buyside了。
对不好好做功课就跑去问公司人家早已解答过的问题的业务顾问,对还不如我懂行业的行业顾问,对对着客户不停冒英语的律师,对cash inflow和outflow也会搞反的会计师,我基本接近零容忍。
 
我自认为并不是个tough的人。
我相信今天两个老爷爷愿意教我东西不仅仅因为他们人好,也因为我尊敬他们、照顾他们、我真诚地想要学习。
我会在发现顾问已经60多岁了之后吵着要公司给他订头等舱,公司不肯我就拿自己的票来换。
我尽量态度和善地对待每一个人。
可是我发现自己对不称职的人越来越无法容忍的时候,我很困惑。
我不知道我因此而指责他们是不是错的,又不知道我因此而宽容他们是不是也错了。
 
上星期的某个早上,我打车去公司上班。
已经连续熬了好多天夜的我,遇到一个连二环路也不知道的出租司机。
在指挥着他走了二十分钟之后,我实在忍无可忍地爆发了,说你哪里也不认识还开什么车?
那司机可怜巴巴地说,我才开第三天。
我心说,谁管你是第几天上班,你把工作做成这样还不如趁早不做。
 
这时候我突然想起了自己上班第三天的样子,想起了自己那时候做的丑陋不堪的ppt,想起了那个凶神恶煞骂我、努力让我feel bad about myself的manager。
半年后,我才逐渐明白,我那时候其实并不是差得出奇,我并不比其他任何一个new starter笨拙或者愚蠢。我只是遇到了一个想要把我的自信摧毁殆尽的人。那个人让我在自我否定中痛苦不堪地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
 
再看眼前的出租司机,和我爸爸差不多年纪,在每一个路口都小心翼翼地放慢车速低声下气地问我:“还直走?”
我在一瞬间崩溃得一塌糊涂。
我为自己的不懂得尊重和缺乏宽容感到无地自容。
 
今天我又在想这些问题。
一个比我大二十岁的advisor,无论他在我看来多么的不尽职或者不道义,我就有指责他的资格吗?
 
 
 
Advertisements

6 responses to “Talking about 侠以武犯禁

  1. OP is a righteous person, but this doesn’t mean that he can’t be a tough person.An old saying is that "To be just, it is necessary to be tough."

  2. 宽容的好处我就不提了,我想说下宽容造成的问题和什么时候需要宽容。1.宽容会造成什么问题呢?A.对不称职人的宽容可能造成对某个看不见的团体的损失。你今天对这个顾问没有指出他的错误,明天他就可能犯同样的错误给客户。B.对别人的宽容可能造成对自己的损失。这里不仅仅是一个大度不大度的问题。举个例子,以前我住的地方,每到周五,周六对面的房子就会有很多美国本科生开,吵到半夜两三点,放特别吵的音乐。本来开始我想人家也是一个礼拜放松两天么,投诉他们也不太好。但后来一想,他们有放松的权利,我也有正常休息的权利阿。所以,每到过了12点他们还吵的话就直接打电话报警。我一直奇怪的是我们一个楼这么多人,他们是怎么受的了的。2.什么时候应该宽容?应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有的人是越挫越勇需要压力,有的人则需要鼓励和自信。我甚至觉得,如果没有从前他的经理对他的严格,他也许作不到今天这个地位—虽然他不曾感激。所以,我们不能盲目的宽容.I’m trying to reply in the way of writing paper………….

  3. 报警也夸张了一点吧

  4. I feel he is a kind person. But he is as confusing as me, hehe. I don’t like people without morality either. If I were him, I wouldn’t scold the taxi driver after I knew the driver was a beginner. It’s always good to put yourself in the other’s shoes.

  5. I agree 盲目的宽容 is not good.

  6. 不报警怎么解决?我一个人过去跟他们一个party几十个玩的正high的人说我要睡觉了你们不要吵吵了,收拾收拾回家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