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债务危机笼罩下的全球经济复苏

今年夏天写的一篇文章。

进入2010年后,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进行了强劲的反弹。然而欧美等发达国家的经济在第一季度稍有起色后,又开始走软。尤其是在欧元区“欧元猪国”政府债务危机的影响下,发达国家的经济复苏再次笼罩上了阴影。全球经济“M形”双衰退的风险正在加大。欧美等发达国家经济复苏的强度和速度将直接影响到中国外贸型经济能否在今年下半年持续走强。另外,如果欧美经济持续疲软,失业率继续居高不下,政府势必会受到更多的政治压力。逼迫人民币升值等各种贸易摩擦的风险也随之增加。这篇文章中,我们简单回顾一下发达国家政府债务问题的起因以及对全球经济复苏的影响。
欧美等发达国家近期的经济情况非常不容乐观。在以往的经济周期中,经济衰退往往伴随着衰退后的快速增长。因此GDP在衰退后不久就返回到原来的增长轨道上(Growth Path)。然而大部分国际机构,比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等,预测这次全球金融危机后,发达国家的经济将在很长时间内低于原有的经济增长轨道(见图1)。由于发达国家(美国,英国,西班牙等)前几年房地产和金融行业泡沫,自然和人力资源过份集中在了房地产和金融行业。随着泡沫的破裂,资源要逐渐从这些行业撤除。这个撤除过程是个缓慢的结构性调整,所以这次经济危机的周期会比以往周期要长。另外随着房地产泡沫的破裂,这些国家中很多家庭的财富都大幅缩水。因此发达国家中的家庭消费也将在较长时间内保持疲软。

除了结构性调整的缓慢性外,另一个威胁全球经济复苏的因素是发达国家中高额的政府债务。在08-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世界各国政府都采取了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尽管这些计划的具体效果和对经济的长期影响仍有争论,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计划对短期内稳定经济还是起到了正面效果。然而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经济刺激计划的一个直接副产品就是政府财政赤字的增加。由于经济的严重衰退,政府的税收,比如消费税,财产税等在08到09年都大幅度减少。同时,为了刺激经济,政府支出在这两年迅速增长。在这种入小于出的情况下,政府财政赤字在主要发达国家都成了一个头疼的问题。
欧美等主要发达国家最近的政府赤字问题并不是一个偶然现象,它其实是更深层经济问题的集中表现。即使没有全球金融危机,没有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政府债务问题也要迟早爆发,尤其对于欧元区国家。欧洲国家普遍采取高福利高税收的社会主义经济模式。为了讨好选民,政客往往倾向于承诺和采取不切实的福利政策,比如医疗保险,退休制度等。尤其是新近加入欧元区的一些国家,比如希腊。随着加入欧元区,这些国家在国际市场上的借贷成本大幅下降。这就更加助长了这些国家寅吃卯粮的恶习。随着人口老龄化和不断增加的政府部门,欧洲各国的财政赤字不断恶化。尽管欧元区规定一个国家加入欧元区时,政府赤字不能超过GDP的3%,但欧元区没有一个有效机制控制已经加入欧元区的成员国的政府赤字问题。尤其是随着德国和法国在最近政府赤字超过了GDP3%的限制,这种控制欧元区政府赤字的条款成为一纸空文。美国由于没有人口老龄化的困扰和民众对政府支出持更怀疑的态度,它的政府赤字问题相对好点。但不断上涨的政府医疗成本最近也把联邦政府一步步推向破产边缘。
今年发生在希腊等“欧元猪国”的政府债务危机给发达国家敲响了警钟。欧洲各国,比如英国,法国,德国以及“欧元猪国”都通过了各种消减政府开支的计划。但政府债务的减少牵扯到很多经济结构的改革,因此是一个长期缓慢的过程。比如欧洲很多国家都存在工会。减少政府工资和福利将受到工会的强烈反对。希腊承诺将政府赤字在2012年恢复到欧元区的合理范围(3%)。这在很多人看来都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另外,为解决政府债务问题,可以预见这些国家的税收也将上升。政府开支的减少和税收的提高都会给这些国家的经济恢复带来负面影响。哈佛大学的Rogoff和马里兰大学的Reinhart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发现,高额的政府债务期间往往伴随着低经济增长(见图2)。一个原因是由于为了偿还高额债务,政府往往提高税率来增加收入。高税率带来的经济结构扭曲将降低经济的增长水平。

在图2中,政府债务在GDP的百分比越高,GDP的增长速度就越慢。尤其是当政府债务在GDP的比例达到90%以上时,GDP的增长速度迅速放慢。目前不少发达国家政府债务占GDP的比例已经超过或者已经很接近这个拐点(见图3)。如果发达国家象图2中的数据描述那样,经济增长速度在这些国家在今后几年将放慢。也就是说,和以往的经济周期相比,全球经济复苏将是一个更缓慢的过程。

解决政府债务问题对经济长期发展有很重要意义,然而值得担心的是,不少欧洲国家的财政政策最近有矫枉过正的危险。英国和德国都宣布了减少政府债务的计划。尽管防止政府债务的进一步恶化是个很重要的问题,然而目前的经济恢复还很脆弱,大规模减少经济刺激计划,社会福利和政府雇员工资有可能引起通货紧缩的危险,从而引发新一轮儿的全球经济衰退。一个更合理的安排应该是在经济复苏的信号进一步确立后再去考虑改善政府债务的问题。既然债务的形成是多年积累的结果,解决起来也不要希望能一蹴而就。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