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政府债务危机的近期及长期影响

今年7月份写的一篇文章。

今年欧洲的政府债务危机成为困绕欧洲甚至世界经济复苏的一个重要因素。在政府债务危机的影响下,欧元针对美元和其他主要货币持续走软。由于人民币和美元间的固定汇率,欧元针对人民币也有了大幅贬值。这给中国对欧洲的出口造成挑战,也从一定程度上放缓了中国经济增长的速度。欧洲的政府债务危机到底对欧洲和全球经济会造成怎样的影响,欧洲国家怎么去应对危机,以及危机解决的前景又如何呢?
欧洲目前的政府债务危机对全球经济至少造成两方面的负面影响。短期而言,欧债危机会影响欧洲甚至全球金融市场的稳定性。欧洲政府债券主要由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持有,尤其是欧洲的金融机构。一旦某些国家出现困难偿还债务,银行将承担相应的坏帐风险。欧洲的金融系统在不久前进行了所谓的“压力测试”。测试目的是来评估各银行应对可能出现的坏帐风险的能力。政府债券是这次压力测试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91个欧洲最大的银行被要求公布他们到底持有多少政府债务。尽管最后的压力测试显示,91个银行中只有7个没有通过压力测试,但仍然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银行没有完全公布他们持有的政府债务。由于金融工具的复杂性,一部分政府债务被和其他金融产品捆绑,从而在银行的资产负债表上没有被列为政府债券。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在压力测试后,金融市场的担心并没有降低。一个表现就是在压力测试后,欧洲不少银行和国家的债券保险费不但没有降低,反而升高了。尤其是在全球经济刚刚经历了08到09年的全球金融危机后,一旦欧洲某些国家出现了偿债困难,势必会给全球金融市场的信心造成重创。
这次的欧洲债务危机其实暴露了一个更大的长期风险。如果危机解决不好,甚至会影响到欧元的存在和稳定。欧洲的债务危机应该分成两组不同的国家和问题。对于几个主要国家而言,比如德国,法国,西班牙等。债务危机并不是太严重,尽管也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这些国家相对而言,政府开支更加谨慎,历史上政府信用也比较好。但欧洲二战后普遍采取大政府,高福利的发展模式。政府开支一直比较高,而且政府的福利计划没有随着经济和社会情况的改变而改变。比如随着医疗条件的提高,人口寿命越来越长。而这并没有反映到退休福利中。当人口寿命增加时,退休福利要响应降低,比如延长退休时间,或者降低退休金。但为了不失去选民的选票,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没有那个政客愿意从选民手里拿掉福利。同样,随着医疗条件的提高,政府医疗计划的相对成本也在提高。在这些因素的共同作用下,欧洲国家最近几年普遍出现政府开支捉襟见肘的局面。
而另外一类国家,比如希腊等的政府债务问题则更复杂,体现了欧元系统的一个设计问题。新近加入欧元区的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往往相对较低,而且在政府开支方面的历史表现欠佳。比如希腊,这个国家历史上曾经多次赖帐。不仅政府开支混乱,而且税收系统非常低效,不能保证稳定有效的政府收入。所以政府赤字一直是困绕希腊政府的一个问题。为了加入欧元区,每个国家必须要满足一定的标准。标准之一就是政府赤字在加入欧元区之前的几年不能超过GDP的3%。而希腊当初为加入欧元区,在数字上作了一些“技术处理”,从而满足了要求。然而事后的修正数据显示,希腊当初并没有满足欧元区要求的政府赤字水平。在图1中,希腊政府在加入欧元区前(2004年三月,March 2004)汇报的政府赤字(蓝色)均低于3%的要求。然而,在希腊加入后(2004年9月,September 2004)的修正数据中(红色),希腊根本就没有满足这个要求。

而根据欧元区的设计原则,所有国家一旦取得资格,就不会被驱逐出欧元区。尽管事后发现希腊加入时在数据上玩儿了些花招,但事后并没有收到严厉惩罚。相反,在加入欧元区后,希腊的借贷成本大幅度降低。以前由于希腊恶劣的信用记录,希腊政府从国际市场上贷款时往往要比信用好的国家,比如德国,高出好几个百分点。加入欧元区后,由于贷款有欧元区的隐性担保,希腊的贷款成本降低到和德国类似的水平。这里之所以说隐形担保,是因为欧元区在法律规定上,是有明文规定不会对任何国家的债务进行救助,如果一国债务出现危机(Treaty on the Functioning of the European Union, Article 125)。但这个规定的信用并不高。市场相信,一旦某个欧元国家出现问题,为了维护欧元的信誉,其他国家不会袖手旁观。这次的欧债危机恰恰印证了市场的预期是正确的。欧盟和IMF五月份通过了总额超过7500亿欧元的巨额的救助计划来缓解危机。美联储和欧洲中央银行也通过外汇互换计划来保证欧洲资金的流动性。同时欧洲中央银行通过购买政府债券来缓解市场上的压力。
在这些措施的共同作用下,欧债危机得到了暂时缓解。但欧元设计上的长期问题并没有解决。欧元区是一个货币联盟,每个成员国保留自己的财政政策。如果每个国家都知道自己的财政赤字出现问题后会被其他国家救助,那么每个国家都有去滥用自己财政政策的动力。这就是经济学上常说的moral hazard的问题。与之形成对照的是,美国的各个州属于政治联盟。除了使用同种货币外,美国有一个统一的联邦财政政策。每个州每年必须平衡自己的收支,不允许出现财政赤字的现象。这样就避免了上面说的问题。但这种政策在欧洲推行起来有困难。独立的财政政策被认为是国家主权的一部分。由于历史原因,尤其是曾经被他国占领过的国家,担心欧洲一体化后会成为他国附庸。因此,不太容易放弃独立的财政政策。但如果缺乏一个有效的统一的财政政策,很难保证某些成员国不滥用欧元带来的好处从而引起下次的政府债务危机。所以即使目前的欧债危机得到暂时控制,问题的根本解决仍然是任重道远。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