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December 2010

限牌还是限号

最近北京为改善交通堵塞,公布了限牌政策。从明年起,希望购买车的人必须先参加摇号,摇中奖了车牌后才能买车。政策一出,怨声载道。一个管交通的副市长好像也因此而下台了。

交通堵塞是市场失灵的一个很好例子。以前写了一个帖子讨论(链接)。解决堵塞的本质就是要降低路上行驶车辆的数量,尤其是上下班高峰时间。达到这个目的的途径有两个。一是象限购令那样,直接限制车辆数量(数量控制)。另外就是提高拥有汽车的成本(价格控制)。北京和其他不少城市已经采用的限号行驶就是价格限制。正常情况下,购车后一星期可以开7天,限号行驶后只能开6天。这样降低了汽车带来的效用,从一定角度上其实相当于提高了拥有汽车的成本。

价格控制和数量控制相比,二者可以达到同样目的。随着堵塞情况的加重,政府可以提高限号的天数。比如现在一个星期可以跑6天,堵塞更严重了就跑5天,4天,甚至3天。这样即使不限制每年的车牌数,同样可以控制路上行车的数量。但价格控制比数量控制比有一个明显优势,就是不会造成黑市和腐败的温床。数量控制的一个常见问题就是由于价格没有充分反映市场的供需情况,权利拥有者会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寻租。而且可以预见,必然会出现专门参加摇号,倒卖车牌的黄牛党。

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方法就是通过拍卖来分配车牌而不是通过摇奖。如果能把拍卖获得的资金用于改善公共交通,也未尝不是一个次优选择。

另外,郭凯的博客讨论了限购令的公平问题(链接)。限购令明显是保护既得利益者,即已经有了车的人。而价格控制使所有开车人共同分担治理堵塞的成本,显得更加公平。另外限号行驶比限牌更有灵活性,可以进一步细化。比如可以只要求高峰时间限号,而非高峰车辆通畅时不限。

估计北京后不少城市都要布后尘制定什么治堵政策。希望他们能跟认真考虑一下,不要再采用北京这种愚蠢的政策了。

Advertisements

利率和汇率

人民银行周五终于忍不住把利率上调了25个基准点。今天人民币对美元也创出了历史新高,达到1美元兑6.63元人民币。看起来中国似乎决心通过利率和汇率的共同调整来打压目前的通胀了。如果真是这样,广大北美WSN们有福了。大家可以把这边的存款转移到中国去,这样既可以享受高利息,又可以升值。真的是double blessing.

提高利率来对抗通胀的大方向是对的,但通过人民币升值来缓解价格上涨压力不现实。目前的通胀主要是由于食品价格上涨引起。目前中国CPI中食品消费仍然占30%以上。大部分的食品属于非贸易品,比如蔬菜。人民币再升值也不可能把蔬菜价格短期内降下来。

My RA is going to Harvard!

I am quite happy for her though a little disappointed by her decision of going to the Business School. We have been doing pretty well in the last couple of years to help our “kids” get into excellent programs, such as Chicago, Penn, Virginia, UCSD, etc. I am so pround of them all!

Happy Holidays and wish you a fruitful New Year of 2011!

中国这轮股市有见顶趋势

红线是中国货币供应量的增长率。蓝线是股指。中国08到09年的牛市是由于宽松货币政策造成。今年年初货币供应收紧,股市走出一波下跌行情。7月份后政策有所松动,股市反弹。但最近的通货膨胀限制了央行未来的政策。如果不出所料,人民银行要继续收紧银根。股市的好日子算到头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