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牌还是限号

最近北京为改善交通堵塞,公布了限牌政策。从明年起,希望购买车的人必须先参加摇号,摇中奖了车牌后才能买车。政策一出,怨声载道。一个管交通的副市长好像也因此而下台了。

交通堵塞是市场失灵的一个很好例子。以前写了一个帖子讨论(链接)。解决堵塞的本质就是要降低路上行驶车辆的数量,尤其是上下班高峰时间。达到这个目的的途径有两个。一是象限购令那样,直接限制车辆数量(数量控制)。另外就是提高拥有汽车的成本(价格控制)。北京和其他不少城市已经采用的限号行驶就是价格限制。正常情况下,购车后一星期可以开7天,限号行驶后只能开6天。这样降低了汽车带来的效用,从一定角度上其实相当于提高了拥有汽车的成本。

价格控制和数量控制相比,二者可以达到同样目的。随着堵塞情况的加重,政府可以提高限号的天数。比如现在一个星期可以跑6天,堵塞更严重了就跑5天,4天,甚至3天。这样即使不限制每年的车牌数,同样可以控制路上行车的数量。但价格控制比数量控制比有一个明显优势,就是不会造成黑市和腐败的温床。数量控制的一个常见问题就是由于价格没有充分反映市场的供需情况,权利拥有者会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利寻租。而且可以预见,必然会出现专门参加摇号,倒卖车牌的黄牛党。

解决这个问题的一个方法就是通过拍卖来分配车牌而不是通过摇奖。如果能把拍卖获得的资金用于改善公共交通,也未尝不是一个次优选择。

另外,郭凯的博客讨论了限购令的公平问题(链接)。限购令明显是保护既得利益者,即已经有了车的人。而价格控制使所有开车人共同分担治理堵塞的成本,显得更加公平。另外限号行驶比限牌更有灵活性,可以进一步细化。比如可以只要求高峰时间限号,而非高峰车辆通畅时不限。

估计北京后不少城市都要布后尘制定什么治堵政策。希望他们能跟认真考虑一下,不要再采用北京这种愚蠢的政策了。

Advertisements

5 responses to “限牌还是限号

  1. 看到这个新闻的时候只看到了车辆减少的事实,真是没多想。感觉你和郭凯分析的还挺有道理的。

  2. 博主新年快乐!随便说说我的看法:从事实上看,就算不再增加新的车辆,堵车的现象已经很严重了。所以,在给定的制度管理和道路供给条件下,这个问题主要是由现有的车主没有交足庇古税造成的,应该由他们来承担,这一点很清楚也很简单。但是在北京现有的车主是社会中的富人和贵人集中的人群,政治经济学原理告诉我们,对他们征税不太可行,效果就相当于让政府来打击腐败官员一样,这才是问题的关键难点所在。而限号驾驶虽显然缺乏经济效率,但是相比于征收和提高过路费和或者提高油价等价格政策,这个政策对于相对较穷的司机更加友善, 貌似“公平”。另一方面,对于新增车辆的准入管制,我们知道包括拍卖在内的市场价格原则的核心就是在事实上更加歧视穷人,所以就控制新增车辆而言,摇奖抽号,如果执行地公开化,可能的确是最不歧视穷人的最显公平的办法。如果对于现有车主的开车成本不能足够提高而又必须控制行车数量的话,除了加大补贴公交之外,我不觉得有比摇奖抽号更加公平的且又符合较穷司机利益的办法。

  3. 多谢王勇的讨论。我当初也想到了抽奖和排队等分配方法虽然经济效率低,但对低收入的人更友好。所以我在文章中提到了,拍卖车牌的收入应该用来改善公交系统,这样也算是给低收入,没钱买牌的人一种补偿。

    另外,我也同意直接提高开车成本,比如增加过路费等,从经济学上是最有效的手段。我在上面文章中提到了以前写的一篇文章。在那篇文章中我提到这个观点。但像你说的,中国很多政策都是保护既得利益者的。这些政策虽然经济上最有效率,但基本不会被政府采纳。

    才发现你的博客。已经加入我的首页。希望有空多讨论。

  4. 博主:最近我在做关于产业政策的东西,所以对政府管制的事情都比较敏感。道路堵车这件看似平凡的事情和产业政策问题其实也有很多相通的地方,也会带出一系列棘手的问题。先暂且不考虑我国政府是否真会采取“劫富济贫”的再分配政策,官员是否会像印度那样愿意多花公家的钱来维持公共服务的低价格等等政治经济学因素。 比如说,在一个动态的框架里,政府何时应该出台治理堵车的政策?一定是要等到问题出现或者变得很严重才干预么,出现问题之前和之后的政策应该一样么?再比如说,某产业发展停滞时其中各企业都绩效不好,是继续依靠市场法则还是政府应该出面管管?那要是很多车都堵在那里谁都动不了了,政府应该袖手旁观还是出面管管?产业发展中, pecuniary externality的例子到处都是,为什么还是有那么多经济学家怀疑产业政策?是否政治经济学因素是导致这种怀疑的主要原因?那影响一个国家产业结构不断升级的主要因素是什么?呵呵,可能扯远了,也许是因为我真的想不出产业政策和经济学的哪个分支没有关系。

  5. 感觉这是一个政治取向问题。如果(big if)存在一个好的social planner,那么由这个social planner控制的经济将是最好的结果,不管市场上存不存在各种失灵的情况。
    实际上,政策的制定过程中存在很多不完美的地方。政策的制定其实是各种利益集团斗争和妥协的产物,根本和经济的有效性没有太大关系。所以很多人对政府介入经济很反感,认为多数情况下,坏政策的负面效应要远远高于好政策的正面效应。你是芝大毕业的应该比我更清楚,呵呵。
    作为政客,制定政策去解决现有问题要比制定政策去防止问题更容易take credit。所以即使防止问题的政策可能在经济上更有效,基本不会被政客采纳。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