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1

穆巴拉克要出手了?

完全是猜测。今天早上听NPR,说美国和其他主要西方国家开始转移他们的侨民了。上两个星期闹腾那么欢也没听说转移,这两天警察和示威群众的冲突少了,反而开始转移侨民了。是不是穆巴拉克给这些国家打什么招呼了?

完全同意郭凯的推测,下面两个情况不可能发生:1.“现在的政权完全垮台,然后埃及顺利的过度到一个民主国家。”或者2.“穆巴拉克不做任何事情(承诺改革或者下令开枪),然后事情就自己平息。”

关于郭凯推测可能发生的三个结局中,我觉得2的可能性最大,
“2. 坏的结局1:军队或者警察强行镇压,流血;事件得到平息,”另外还有一个非常有可能的结局,就是穆巴拉克退休,新任总统承诺改革,但要政府和军队保持现状。抗议群众不愿意,要求更彻底的政府变动。然后新任总统下令“平暴”。

总之,我比较悲观,觉得P民要流血的概率很大。

Advertisements

人民币升值对遏制通胀有帮助么?

“余永定在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年会上表示,当一国面临强大的通胀压
力时,该国的央行通常会让本币升值。”
不知道余的这个结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通胀和汇率如果有关系,也应该是反向关系吧:高通胀和货币贬值同时发生。为了确定我的看法是否正确,我看了看美国的数据。

图中红线是汇率,蓝线是CPI增长率,从2000年到最近的月数据。如果汇率和通胀存在关系,从图上看应该是负向的。当然你可以说中国经济和美国经济不可比。那咱们再看个亚洲发展中国家,韩国。

两个变量也是负相关的(相关系数-0.35)。

巴西的数据在下面,相关系数-0.12

这种负相关性不难理解。排除其他因素影响,汇率和通胀都受货币发行量影响。发行货币太多就形成通胀,同时引起货币贬值。

我想余做上面结论的前提假设是,中国目前的通胀是由于货币被低估引起的。在这种情况下,升值可以帮助缓解通胀压力。人民币被低估的观点不是一天两天了,中国早不通胀,完不通胀,偏偏前两年发生了天量货币供给增加后发生通胀(链接)。这种情况下,把通胀完全归结为人民币低估实在让人怀疑。

余提到希望人民币升值的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中国的通胀,一个是贸易顺差。升值对这两个问题的解决都没有帮助。

认为升值能解决通胀的主要观点是,升值可以降低进口产品价格,从而降低CPI通胀率。中国目前通胀主要是食品价格引起的,而多数食品是中国自己生产的而非进口。CPI中进口品占最终消费品的比重很小。通过升值来降低通胀是白日做梦。通胀是中国前两年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造成的。想治理通胀,很简单,减少货币供应。

至于靠人民币升值来改变中国的贸易顺差的观点,问题就更多了。改天再详细讨论。

补充:在香港金管局08年的一份报告中(Shu, Su, and Chow (2008) ),他们发现:1. 人民币升值10%,中国的进口价格立刻降5%;2.CPI半年内不会有什么变化,半年到一年时间后,CPI降1.1%。

也就是说人民币升值尽管立刻影响进口价格,而且对进口价格影响较大,但对CPI影响小的多,而且严重滞后。不难理解,中国大部分进口品都是用来生产出口品而非居民消费的。所以人民币升值引起的进口产品价格下降根本反应不到消费价格上。这就是我为什么说升值对控制通胀帮助很小。

很难相信中国会立刻把人民币升值10%,我看能一次性升5%就顶天了。按照上面的估算,这样至少要到今年夏天之后,这种升值才导致降CPI下降0.55个百分点。这样去治理通胀,也太搞笑了。

中国会步墨西哥的后尘么?

尽管墨西哥在贸易和投资开放初期的经济增长迅速,它从80年代后经济增长平平,人均收入和美国等发达国家间的差距没有多少改变,Minnesota教授Tim Kehoe和NYU的Kim Ruhl认为,中国如果不进行深层改革,比如金融和劳动力市场以及法律系统的改革,中国很可能会象墨西哥那样,经济增长速度在经济开放带来的红利结束后迅速放慢。文章链接

一首歌曲引发的口水大战

最近朗朗在obama为胡哥的国宴上演奏了一曲“我的祖国”。本来挺美好的一件事情,经过一帮老将和小将的加工,如今演变成了口水大战。先是一些好事的小将一深度挖掘,发现“我的祖国”是一部抗美援朝电影的插曲。在美国的国宴上放抗美援朝的歌曲,这可把小将给了坏了。认为是大涨的中国人的威风,灭了美国人的志气,四处宣扬。逢中必反得老将一看不乐意了。本来巴马高规格接待胡哥他们就不爽了,现在一看终于有文章可以做了。这些人就上串下跳,四处告状。

美国当然也有政治特别敏感的人啊。尤其是反对党,一看巴马出状况了,一定要抓住大作文章。于是乎一首本来挺美好的歌曲引发了一场口水大战。最后NPR居然也出动了,采访了朗朗(链接)。朗朗显然对这种危机处理经验不足。没办法,别人是艺术家,不是政客,政治敏感性不强是可以原谅的。另外的,别人估计很忙,没时间看小将老将的口水战,不然可以增加一点儿免疫力,不至于NPR采访时手忙脚乱。

本来一件挺美好的事情,经过这么一政治加工后就变的臭不可闻了。无论如何,我的祖国都是首很美的歌。丝毫让人联想不到所谓的仇恨和反美,就像美国国歌没有让人联系到反英一样。

中国的通胀是因为美国印钞票太多?

下面的图中的蓝线是中国货币供给(M2)的年增长率(右坐标),红线是外汇储备年增长率(左坐标)。08和09年中国货币供给的天量增加怎么也看不出来和外汇储备有什么联系。货币供给增加的原因很明显:中国害怕国际经济危机对中国经济的冲击,从而使用宽松货币政策来应对危机。随后的资产泡沫和现在的通胀是宽松货币政策的后果,把责任都推到美国印钞票太不责任了吧。

潜水照片

圣诞去cruise时照的。

来张刺鳐(Stingray)的

French Angelfish

是否应该禁止垃圾信件

每天家里都受到一堆垃圾信件,比如邀请你申请信用卡什么的。这些信件往往还没被打开就丢进回收垃圾桶。前几天听NPR说国会在讨论是否要禁止这些垃圾信件。当时第一反应就是应该,因为从自己的经历来讲,这些垃圾信件简直是种浪费。

禁止垃圾邮件的倡导者也是这个观点,说垃圾邮件造成巨大浪费,然后还破坏环境。猛一看,理由充分得不能太充分了。但仔细想想,这种观点其实并不make sense。首先,这些垃圾邮件并不是免费的。公司要花钱去设计,去印,去发这些邮件。如果完全是种浪费,比如所有人都像我一样看都不看就扔了,公司不可能去做这件事情。所以,必然有人看了这些邮件,也一定有人购买了邮件上的产品。对于这些人来说,这些邮件就不是垃圾邮件。

到这里我意识到,仅仅从自己的经历来判断一个产品有没有用,是不是浪费,实在太先入为主,太武断。我自己所享受的产品范围是有限的,尤其是在某个时期。我现在不需要这些信用卡申请邀请,不代表我今后也不要。这个产品对我没有用,并不代表对别人没用。

但问题还不是这么简单。浪费从经济学的角度上讲,就是一个产品的价格没有正确反映它实际的成本。在这种定义下,垃圾邮件仍然可能会是种浪费,即使它可以给某些人带来效用。比如邮局对发送垃圾邮件的定价太低,或者纸张的价格没有正确反映生产这些产品对环境造成的破坏。这种情况下,垃圾信件的数量会高于均衡数量。但禁止垃圾邮件并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法。汽车价格也没有反应出开车对环境造成的破坏,我想没有人会疯狂的提出要禁止生产汽车。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法是找出价格到底在什么地方失灵了,如何从新定价来纠正这种失灵,而非武断地通过政策来禁止。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为什么禁止垃圾邮件似乎比禁止汽车更有市场呢?(至少目前为止没看到国会正儿八经地坐在一起商量是否要禁止汽车。)这完全是一个政治上的考虑。汽车的使用要比垃圾信件的使用更广泛,更有群众基础。没有人会冒天下之大不韪来提出禁止生产汽车。而禁止垃圾邮件这种政策,从根本上说是一种以牺牲少数人利益来干一件多数人“认为”正确的事情,更有政治市场。从经济学角度看,这是一个典型的非常坏的政策。这种政策往往会以一个非常小资,非常有人文关怀的光环为包装,比如什么环保,人权,公平,正义等。下次大家看到打着这种头衔的政策讨论,一定要更加倍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