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企真的搞活了么

最近10来年国企非常火爆,利润坐着火箭在上升(链接1,链接2)。和90年代国企病怏怏的样子比真的是天壤之别。真的是国企通过改革搞活了么?我们还是看看国企到底都是怎么赚钱的。

就工业部门而言(不包括已经臭名昭著的银行,电信,交通等服务部门,呵呵),2007年国有企业总体利润是9千亿。其中3千多亿来自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开采和加工。2千多亿来自铁和其他矿石的开采和加工。这些利润当然要多谢全球能源价格上涨。另外700多亿来自烟草,200亿的饮料行业(主要白酒)。500多亿来自提供电力和热力。另外还有1000亿是交通工具制造业。这样算下来,国企看似要么是靠卖能源,要么是靠政府给以的垄断地位,通过损害消费者的利益来维持高额利润的。

以上数据来自中国统计年鉴。

Advertisements

12 responses to “国企真的搞活了么

  1. 说到底,国有的体制还是有很多弊端的。很多行业都应该放给市场来做。你说到底哪些行业是必须国有的?

  2. 这个命题太大了,俺才学有限啊,呵呵。

  3. 我觉得吧,国企应该做的是市场里没人做的。比如邮政。邮政之所以有“政”,就是因为它不能跟快递公司一样只做能挣钱的买卖,偏远山区一样要有邮局,这些邮局很可能是亏损的。一个国家的邮局业务,挣钱和不挣钱的加起来,可能还是亏钱,所以需要一个国营的邮政机构,由国家财政补贴过去。

    偶才学就更有限了,只是一点个人想法:)

  4. zuyeye,您好!我是一名经济专业的学生。我对您在前面博文中画的两幅有关中国国有企业的数据图很感兴趣,希望能够在一次课堂讨论中引用这两幅图。不知您认为是否可以?如果可以,那么您认为我在ppt中使用怎样的引用格式比较合适(如在图下方标注source: http://zuyeye.worldpress.com等)?多谢!

  5. 这也再一次印证,划分产业对理解中国的宏观经济现象非常重要。同样是国有企业,在不同的行业里绩效可能是非常不一样的。在宋铮他们的growing like china文章里,SOE假定为存在于竞争性的行业中,虽然SOE低效率但是由于有political connection可以享有贷款方面的优惠所以仍旧可以与高效率的私营企业竞争(Hsieh和Klenow的capital misallocation story)。但现在,在竞争性行业里SOE的份额越来越小了,中国的SOE越来越集中在政府垄断或者保护比较集中的产业里,它们大都又是赚钱的。这说明这些国有企业生产的产品或者提供的服务能够足够高地定价。 就国内需求和消费的那部分而言,这必然意味着tradability比较低(由于技术特性或者是人为的保护主义政策,比如烟酒的关税都比较高)而需求量又足够高(国内市场足够大)。有意思的是,同样是国有的,铁路虽然垄断却亏钱,大概是政治经济学的原因使得定价相对成本过低,不像烟酒。而这个问题,我们可能就回避不了中国的二元劳动力市场的特点了。这也是growing like china一文忽略掉的一个重要问题。

    • 宋铮文章里的总体思路,认为中国私营企业储蓄率高是由于这些企业没办法从国有银行里得到应有的贷款,从而必须靠自己的储蓄发展造成储蓄高,应该不受这些假设的影响。他的主要结论之一,认为中国要发展金融市场,我也非常赞同。

      但在他文章中,中国的经常项目顺差主要是由于私营企业储蓄过高引起。而我了解的数据更支持中国的顺差其实是政府和国企储蓄过高的原因造成。我想这个应该不难用一个模型做出来。有空了准备试试。

  6.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他们那个模型中之所以有growth,部分是因为有capital reallocation from SOEs to private firms。去年芝加哥有个job market star叫Ben Moll,他的jmp就是在说企业的self -insurance 可以partly dampen capital misallocation的negative effect。
    我觉得中国要发展金融市场这个命题,大家都会同意。一个进一步的问题是,发展怎么样的金融市场才适合对应发展阶段的产业发展和经济增长。我和林毅夫老师现在做的一个project就是关于这个问题的。
    另外,中国经常项目的顺差,我也觉得给定政府的高税收收入,政府和国有企业储蓄可能会比私营企业储蓄更重要。另外我觉得这也可能与中国和美国的内生产业结构转型有关。不能只看中国的问题。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日本和美国对于中国的出口产品的种类在high digit level上都非常相像而日本和中国的贸易却基本是平衡的 (Collin, et al)。我有一个理论上的 conjecture,下次见面时正好可以聊聊。

    另外,一个出口大国的资本回报率高也能部分解释为什么企业愿意储蓄,Ventura (1998 qje, 2003QJE with acemoglu)。 而我在自己的研究里也可以证明,封闭经济中的产业不断升级也可以支持高的储蓄率,即使产业本身的TFP不提高。

  7. Pingback: Growing Like China « Yong's space

  8. 好,我们见面聊

  9. Pingback: China’s State Capitalism | Yong's spac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