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1

Hope my job were that easy…

I taught a class of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this semester. One student begged me to change his grade from B to A because he needed an A to transfer to a university in California. After making me feel really bad for destroying his whole life and dream if I do not change his grade, he simply put it: “It (changing his grade) is as simple as changing a letter on your keyboard.” 

Ha, I really wish that my job were just as easy as punching some letters on my keyboard at the end of the semester. So I don’t have to spend that much time and efforts preparing for the lectures and meeting with students. That sounds a pretty good deal if I continue to get paid 🙂

Advertisements

希腊,价格粘性和汇率

前几天给国内一个研究机构写了篇稿子。其中谈到希腊债务危机的问题。目前大部分讨论都围绕IMF和欧盟如何短期帮助希腊债务,并长期通过减少政府开支来解决希腊的政府债务危机。然而希腊经济的一个大问题就工资等价格的粘性。下面是从我文章里摘录的一部分:

“换句话说,希腊经济的一个弊端就是工资等价格的粘性,尤其是下降粘性非常大。价格反映的是深层的经济运行情况,是市场经济中调节资源配置的一个重要手段。价格出现粘性,无法快速调整,必然会导致资源的错配。希腊经济失去国际竞争力就是这种价格粘性的一个后果。在工资自身无法调整实现经济均衡时,希腊唯一的选择就是停止使用欧元。恢复本国货币后,希腊可以通过货币贬值来实现降低劳动力的相对成本,从新取得国际竞争力。但欧盟规定一个国家不能主动退出欧元。如果想退出,必须完全从欧盟中退出。也就是说,该国不能再享受欧盟内部在关税,投资,劳动力市场等各个方面的优惠。这个成本是巨大的,但从希腊目前情况看,并不见得是一个很坏的选择。退出欧盟时,希腊还可以趁机把自己的债务赖掉。这个诱惑还是相当大的。”

今天哈佛大学教授Feldstein提出了一个类似解决方案(链接)。更绝的是他提出希腊可以“暂时”退出欧元区,等贬值后再返回来。这种方案具体的可操作性多强,很难说。但与其去做怎么大风险的一件事情,还不如花时间考虑一下怎么样把本国的价格粘性降低,这更是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

我在文章中以希腊为例子提到了价格粘性对经济的危害。从一定程度上来自我对中国目前价格控制在政府政策中仍然被广泛应用的担心,或者焦虑。比如制定政策对房地产限价,处罚涨价的厂商(联合利华),我认为这些都是很愚蠢的行为。价格是经济运行中的一个表象而已,尽管它对经济本身的调节也起到重要作用。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就像一个病人发烧了,温度计显示39度。你不能说把温度计的最高刻度设定为37度就解决问题了。房地产价格高和通货膨胀压力大,通过价格控制解决不了问题。一个真正健康有效的渠道反而应该是让价格信号充分释放出来,从而使央行等机构对市场形势有很好的判断。然后通过对经济基础的调节来实现价格的自我调整。

统计,歧视,和新闻报道

今天听NPR的广播,有人权组织对本市的警察报告不满意,认为存在严重歧视黑人的行为。论据就是报告的数据显示,警察搜查的车辆中,黑人的车辆占了大部分,是白人和西班牙人的两倍。

稍微有点儿统计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这种看绝对数值的做法是非常误导的。报告中的数据是否说明种族歧视的存在,还取决于犯罪行为在各个族裔之间的分布情况。比如,如果某个族裔的人犯罪率更高,那么很可能他们的车被警察搜查的概率更大,即使警察自身没有任何宗族歧视的倾向。

一个更合理的做法是看conditional distribution。比如10辆黑人开的车被搜查了,里面有多少确实发现了违反行为的发生。然后用这个比例和其他族裔人开的车进行比较。如果同样10辆被搜查的车,发现犯罪的比例在黑人开的车里比在其他族裔开的车里的比例小,证明黑人确实被警察过多地搜查了,有歧视嫌疑。反之,歧视的说法是完全没有根据的。当然这里的另外一个假定是警察在搜查时对所有族裔是一视同仁的,因此同等情况下,大家被定罪的概率是一样的。

用绝度数值来衡量歧视的论调我已经在NPR里听说了N遍了。在一项以严谨,有深度而著称的NPR来说,实在不知道为什么不去看看conditional distribution,来调查一下这些argument是否可靠。不知道是因为他们调查了后,发现conditional distribution也支持这种论点,还是虽然不支持,但NPR由于政治上的正确性而不愿意去反驳这种观点。不管是什么原因,这和媒体报道要求严谨公正的本意都是背道而驰的。

如何处理R&R

早就打算写文章总结一下自己R&R的经验。希望能对大家有帮助。

如果拿到了R&R,恭喜你。你向发表文章迈进了关键的一大步。对于经济类杂志的R&R,大部分文章在修改后都被最后接受了。当然,很多文章在最后被接受前都经过了2,3,甚至4轮的修改。这里提一句题外话。我对目前这种处理文章发表的方式很反感。不知道为什么以提高效率为研究对象的经济学家发明了一套这么低效率的系统。文章的修改最后完全变成了一个取悦于referee的过程,无数的时间被用来做一些边际效率为0甚至负数的修修补补。

我觉得一个合理的系统应该是这样的。referee最多只能要求两轮修改,而且只能对文章的观点,或者方法上面进行评价,不能对文章具体的组织机构等细节方面要求修改。referee在第一轮提出自己的观点,不行的立马据掉。有希望的,提出自己的修改意见。作者修改后,referee如果对修改完全不满意,立刻拒掉。觉得可以了就接受,觉得什么地方修改不到位的话,要求进一步修改。但不能提出新的问题。碰到过几次搅屎棍型的referee,感觉真是害群之马啊。

回到正题。收到R&R后,最关键的是看editor的信如何评价。负责的editor可能会对referee report进行评价。他认为referee的哪些观点是正确的,应该着重修改。另外有些editor对于referee不合理的要求也会做一些间接批评。这种情况下,一切以editor的评语为准则。他认为重要的地方,一定要花时间好好修改一下。相反他认为不重要或者不合理的地方,在response letter里回答一下referee就可以了。

多数情况下,你可能没有这么幸运。从我的观察看,大部分的editor基本依赖referee report,自己不加太多评论。这种情况下,你就要判断什么地方要仔细修改,什么地方稍微敲敲打打就行了。referee提出的前几个问题往往是最重要的问题,一般需要花力气去修改,除非你有很强的理由,不要试图去绕过这些问题。

从我个人来说,我至少要对referee的前3个问题很认真的处理一下。比如通过做新的回归,改变模型参数,甚至模型本身来产生一些新的结果。这样可以在回答这些问题的时候包括一些新的图表,让referee一读你的response就有一种你很认真考虑他的问题的感觉。有了开门的三板斧作为垫底,后面就可以稍微松懈一点了。这样做的好处是,你给referee一个好的开头,即使他对你后面的回答不是很满意,可能也会要求你进一步修改,而不是立马拒掉。如果开头就发现你对他的评语似乎不重视,一怒把你据了就亏大了。

后面的评语中,对于一些很花时间,但又没有太大意义的东西,可以试图绕过去。比如referee建议你做什么相关的东西,你可以说,这是个很重要的问题了,所以你在新稿子中cite了谁谁和谁谁的文章,讨论了他们的贡献,但是在本文中做这个东东存在下面几个难点需要解决,1.,2.,3. ,blah, blah. 因此觉得这个问题有点out of the scope of this paper and leave it for the future research.

这些准备工作完成后,认真准备对referee和editor的response。response一定要做到言简意赅。我曾经收到了一个response letter有10多页,看着就来气。response里首先感谢editor和referee的constructive comments。自己已经认真修改了,感觉这些comments对论文质量有了巨大提高。下面是自己对这些comments具体的回复,希望你能对俺的response满意。然后逐条总结referee或者editor的评语。在每条评语后仔细解释自己的response。

有人把referee的评语直接copy&paste到自己的response前面。我一般不这么做,而是用一两句话来总结referee的评语。这样做有两个好处。第一,这样更容易抓住重点,省略掉了某些细节的东西。其次,对于referee比较negative的评语可以通过更中性的语言来重复问题,从而缓和对话的气氛。比如referee可能在report中说“你长的怎么这么ugly?”而自己在response中可以说,“你在第二条评论对我的appearance有些concern。”同样总结了referee的观点,但语气更加平和,为自己的解释打下铺垫。

在自己的解释中,清楚标明自己在文章中的什么地方做了修改,包括第几页,第几段,第几行,这样referee可以轻松找到。你写这个response的一个目的就是希望referee不要再从新读一遍你的文章了。他有问题1,2,3,4,5.然后你都修改了,问题1的回答在第二页第三段第四行。希望referee能按照你提供的信息,看看这些修改的地方就成了。不然他把文章从新读一遍,不知道哪个筋不对劲儿,又搞出个问题1,2,3,4,5,6,你就又麻烦了。

多久把文章投回?。越快越好,当然这是在你认真修改的基础上。如果什么也没有做,就敷衍了事投回去了,杯具了别怪我。认真修改了,趁着referee和editor对你的文章还有好感和印象,赶快投回去。这也可以帮助减少referee再读一遍你文章的概率。总体来说,尽量3个月以内把文章交回去。

碰到搅屎棍referee怎么办?我的一点经验。一篇文章在第一次R&R中,referee提出6个问题。我都很认真的回答了。没想到第二次referee又提出8个substantial questions。这些问题和第一次的问题完全没关系。自己仍然认真回答了大部分。但在给editor的信中,我提出了自己的concern。说自己很感谢referee能认真读自己的文章,并提出constructive comments。自己已经认真对新的comments回答了。感到新的comments虽然还是有帮助,但没有第一次帮助那么大。另外如果referee能一次把他的substantial concern 都提出来,可能对editorial process更有帮助,因为自己很担心这样下去,整个process会last forever。整个语气上要注意尽量礼貌,有逻辑,这样更能获得editor的同情。千万不要一副气急败坏,苦大仇深的样子。好了,今天就分享到这里,希望有帮助。

再次关于银价

4月11号写文章驳斥白银是好的投资产品(链接),两周后银价就开始了暴跌(当然银价暴跌和我的文章无关。只是凑巧,呵呵。)。半个月内白银价格已经跌了1/3以上。昨天朋友打电话说,幸好没有跟风炒白银,承诺夏天我去上海时要好好感谢我一下,哈哈。今天翻看前两天的金融时报,报道说这次银价泡沫和中国市场的投机有很大关系。下面是FT的文章:
————————————————————————————————————
Silver price swings led by Shanghai trades
By Jack Farchy in London

Published: May 12 2011 20:28 | Last updated: May 12 2011 20:28

Chinese speculators have emerged as a big driver of silver’s spectacular rally and subsequent crash with trading in the metal in Shanghai soaring nearly 30-fold since the start of the year.

The commodity, nicknamed “the devil’s metal” for its wild price swings, surged 175 per cent from August to a peak of almost $50 a troy ounce two weeks ago. Since then, it has plummeted 35 per cent, hitting a low of $32.33 on Thursday.

At the same time, silver turnover on the Shanghai Gold Exchange, China’s main precious metals trading hub spiked, rising 2,837 per cent from the start of this year to a peak of 70m ounces on April 26, according to exchange data.

The number of contracts outstanding, an indicator of investor exposure, doubled over the same period.

Edel Tully, precious metals strategist at UBS, said Chinese investors were “one big factor behind silver’s rally, particularly in April”.

The surge in silver prices has attracted investors the world over, from China and India to the US, where the metal has become the investment of choice for Americans distrustful of the actions of the government and central bank. Silver’s stunning rise has inspired a rash of conspiracy theories as investors and analysts struggle to explain the speed and scale of the rally.

Silver trading in Shanghai remains below the levels in London and New York, the two main global hubs, but its rapid growth means its has become increasingly significant in driving prices, bankers said. Turnover in New York silver futures, the most liquid futures contract in the metal, averaged about 700m ounces a day in April.

“I’m pretty certain it’s the Chinese retail [investment] that is driving this move,” one senior precious metals banker said. “There’s an enormous amount of speculation going on out there, they’ve got the bit between their teeth.”

Ms Tully said Chinese investors cut their positions in silver sharply last week as prices tumbled, before returning to the market early this week and driving a short-lived rebound in prices. “No less than during silver’s swift ascent, [Chinese] agency was very evident in its tumbling descent.”

Whether Chinese buying continues “will be a major determinant of whether silver can finally take out $50”, she added.

Silver’s collapse last week began a rout that sent global commodities’ prices 10 per cent lower, raising concerns that a two-year boom may be over.

Ivan Glasenberg, chief executive of Glencore, the commodity trader that plans to float this month, dismissed the drop as “froth” being flushed out of the market, saying that supply and demand fundamentals remained strong.

Copyright The Financial Times Limited 2011. Print a single copy of this article for personal use. Contact us if you wish to print more to distribute to others.

最牛治理通胀的方法

看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报道说联合利华3月份由于放风说自己的产品要涨价,被发改委罚了30万美元。我实在太惊叹发改委这种治理通胀的方法了。敢涨价,罚死你。简单,粗暴,不过有没有效就很难讲了。除了惊叹于发改委这种赤裸裸的价格控制外,不太明白的是治理通胀什么时候成了发改委的工作了。难道不是中央银行的主要职能么?怪不得国内朋友说,中国现在最牛X的政府机关是发改委。什么经济政策都控制,控制过程中的油水自然少不了。

全球流通性宽裕下中国经济的挑战

去年11月写的一篇文章:

11月3日,美联储宣布了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在2011年6月份前,美联储将分批购买6千亿的长期政府债券。国际市场对美联储新一轮的经济刺激计划反应强烈,全球股票市场和贵重金属价格,如黄金,都出现大幅上扬。而大家最关注的问题还是新增的美元发行量会对汇率,尤其是人民币汇率有什么影响。

尽管有人认为美国新一轮的量化宽松政策是针对他国发起的货币战,从而使美元贬值,刺激美国的出口。但在以技术官僚为主体的美联储内部,这种观点显然不是主流。首先,美国相对来说来还是一个比较封闭的经济体。衡量一个国家经济开放程度的一个重要指标是用该国进出口平均值除以GDP。在美国,进出口占整个GDP的不足15%。这种情况下,靠出口来拉动经济的作用显然是有限的。而且汇率变动对进出口的拉动取决于它对进出口价格的改变。在数据中,汇率变化对进出口价格的影响并不大。比如美联储的经济学家研究发现,在过去十年,只有不到20%的美元汇率变化被传递到了美国的进口价格中。(参看文章“Declining exchange rate pass-through to U.S. import prices: The potential role of global factors,” by Mario Marazzi and Nathan Sheets, Journal of International Money and Finance, 26 (2007), pp. 924-947. 关于为什么汇率对进出口价格的影响不大,在学术界有很多研究和讨论,这里就不展开。) 所以即使美元大幅贬值,也不能带动进出口价格的大幅度改变。因此靠美元贬值来提高出口的效果很小。

美联储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的真正动机是对美国疲软的经济复苏的担心,主要表现在高失业率,和低通货膨胀率。不少人担心美国的通货膨胀率有可能成为负值。比如圣路易斯联邦银行的主席Bullard多次警告美国要防止进入日本那样的通货紧缩。早在2006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就警告说,房地产泡沫后的通货紧缩对经济的危害是巨大的,而且往往持续时间很长。在美联储内部,对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的态度也并不统一。以主席伯南克为首的一些人担心美国经济有可能陷入象日本那种低增长负通胀的经济模式,所以主张通过货币政策来进一步刺激经济。然而好几位联邦银行的主席,比如堪萨斯联邦银行主席Hoenig就质疑量化宽松政策对美国经济刺激的作用。他认为由于房地产市场泡沫的破裂,美国普通家庭财富缩水,所以家庭正处于一个降低自己借贷规模的期间,从而消费需求下降。达拉斯联邦银行主席Fisher也在讲话中提到,目前美国需求不旺的主要原因是个人和公司对政策的不确定性引起的。尽管很多公司的盈利很好,但是不确定政府的税收等各项政策未来的走向如何,所以不原因投资和招收新雇员。如果经济复苏缓慢是由于上面这些原因引起的,而不是由于周期型需求不足引起,货币政策将对经济刺激作用不大。Hoenig在对量化宽松政策的投票中最终投了反对票。

尽管美联储内部对第二轮量化宽松政策存在争论,但所有讨论都是围绕量化宽松政策对美国内部消费和投资拉动的效果进行的,根本没有涉及通过汇率来刺激出口的问题。所以可以得出结论,量化宽松政策对汇率的影响充其量也只是美国货币政策的一个副产品,并不是美国货币政策的主要目的。然而美国量化宽松政策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尤其是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由于进一步增发美元,美元就中期而言,将对其他主要货币有贬值的压力。如果人民币继续紧盯美元,跟随美元贬值,中国将面临巨大国际压力。

在全球经济复苏中,发展中国家的经济表现非常抢眼,比如中国,巴西等。国际投资纷纷转向这些国家,从而推高了不少发展中国家的货币。最明显的是巴西,由于巴西相对自由的金融市场更容易使国际游资进入。由于中美之间的固定汇率制度,人民币也针对这些货币贬值,从而引起了这些发展中国家的不满。欧洲在欧债危机暂且缓解后,欧元最近也针对美元和人民币升值。因此目前不仅美国在抱怨中国的汇率,包括欧洲和其他一些发展中国家对人民币汇率都颇有微词。如果人民币跟随美元进一步贬值,必然会引起这些国家的强劲反弹。不难预见,在即将召开的G20峰会上,人民币问题将成为会议的一个焦点。恐怕不仅美国,很多其他国家都会对中国的汇率问题发难。

如果汇率问题上中国坚持不让步,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可能进一步加大。以往的贸易摩擦往往由美国各个工会发起和支持。而工会支持的民主党这次在美国中期选举中惨败。取得胜利的共和党正常情况下更加偏向于私营经济。由于很多大公司和中国都有商业往来,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原本可能改善。但这次中期选举的一个显著特点就是选民对目前高事业率的不满情绪非常严重。很多经济问题并非政府引起,政府在短期内也无法很好解决。而选民在经济长期没有起色的情况下,显得失去了耐心和理智。不少选民在接受采访时都表示,他们不会投票给现任的议员,尽管他们对现任议员和新的候选人的施政纲领并不了解。选民在这次中期选举中表现出来的愤怒和对经济的失望对政府和议会成员的触动很大。奥巴马在中期选举结束第二天的讲话中提到,他已经体会到了选民的愤怒,听到了大家的呼声。他提出将对中国的汇率问题进一步施压。尽管通过汇率和出口来解决美国经济目前的困境在以技术官僚为主体的美联储不是主流,但在选民和不少政客中却很有市场。在选民已经失去耐心的情况下,两党成员都希望能尽快做出一些举动表明他们正在为改善经济作出努力。而敦促人民币升值和加大对中国进口品的反倾销调查大概是最容易的选择,尽管这些政策的效果往往是事与愿违。

除了这些外部政治压力外,中国内部的经济压力也将随着美国第二轮宽松货币政策的展开而加大。哈佛大学教授Feinstein不久前撰文指出,新一轮宽松货币政策的一个隐患就是可能引起全球金融泡沫。这个泡沫可能包括粮食石油在内的大宗产品价格。这些产品的比重在发展中国家,如中国,的比重要远远高于发达国家。因此,中国的通货膨胀率可能受到冲击,如果这些金融泡沫形成。美国的通货膨胀相对而言会更加温和,从而美国没有压力改变自己宽松货币政策的趋势。这样中国将面临一个两难选择。如果中国为了应对通胀提高利率,中美间的利差就给国际游资造成了投机机会。尽管中国存在资本流动的管制,实际操作中仍然存在难度,不能完全防范热钱的流入。热钱的流入将造成多方面的危害。首先,它会进一步推高中国资产价格,包括房地产。对中国金融泡沫的控制造成难度。其次,热钱的流入会推高中国经常项目顺差。美国指责中国人民币被低估的一个主要证据就是中国存在巨额贸易顺差。包括一些著名学者,比如诺贝尔奖得主,芝加哥大学的经济学教授Gary Becker在不久前的华尔街时报文章中也提到这个观点。尽管这种指责在经济学上还有很多值得探讨的地方,政治上却受到很多支持。如果中国的经常项目进一步扩大,将给美国政客提供更多制裁中国的口实。另外,由于固定汇率制度的存在,人民银行不得不吸收流入的国际游资,从而对人民银行制定独立的货币政策造成一定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