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11

最近听说的几个八卦

1.University of Iowa的经济系在商学院下面。最近商学院的dean明确表示不需要这么大的经济系在商学院里,今后资金流向要从经济系流到其他和商业类更相关的系。因此经济系的教授不得不纷纷找下家。

2. University of Hawaii 的经济系在Social Science下面。最近SS的dean决定要把经济系向resournces economics靠拢,该系的年轻AP也不得不开始找下家。

3. 香港城市大学的经济系在商学院。最近商学院的dean是做information management出身。由于IM很容易发文章,大多数faculty都能在评tenure前在IM所谓的top 3杂志上发个3-4篇文章。改dean上任后,决定其他系也必须向IM看起。经济系评终身教授必须要在经济类的top 3上发3篇文章。

感想:原来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一心做学问,对权力和权力斗争一向是无欲无求。最近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权力其实挺重要的。如果我们这种通情达理的人都只专注学问,那么一些疯子就会上位成为领导者。

回国

在国内呆了两个多星期,一直没机会上自己的博客,主要是因为自己翻墙的功夫实在太差。自己平时还上的几个网站都上不了,倒是节约了不少时间。呵呵。

每次回国都有一种强烈想海龟的冲动。去上海发现又有几个朋友归了,既有从大学归的,也有从业界回去的。再次强烈感受到海龟的大趋势。大家一起又去西藏南路吃了著名的小龙虾,感慨回国后能和朋友一个月这样聚个一两次,比在美国如同嚼蜡的生活不知道要鲜活多少倍。

和几个学校的朋友聊天,但我也发现两个让人有点担忧的问题:

1. 一些商学院似乎对经济学越来越不感兴趣。除了金融系外,商学院其他系的运作模式和经济系有很大不同。随着商学院的壮大,其他系对商学院的控制力越来越强。游戏规则也朝着对经济系越来越不利的方向发展。这种趋势在大陆,香港,甚至美国都不同程度的存在。一个例子就是IOWA的经济系。

2. 很多学校更关心的是把规模做大,而不是学生就业。比如很多学校设置一些莫名其妙的系,一方面不少系之间的重叠非常严重。另外,由于过于细化的系就业面非常狭窄,学生毕业后很难就业。但学校领导更关心的是自己管理多少系,自己名义上的规模有多大。至于专业设置是不是合理,领导并不关心。在未来应该会有一些教育资源从新组合,在组合的过程中会遇到什么问题很难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