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11

a really funny joke from my friend

OMG !!!!! I was in the public toilets and had just sat down, a voice from the next cubicle said “Hi !, how are you ?” Embarrassed, I said, “I’m doing fine”. The voice said “So what are you up to ?”. I said, “Just doing the same as you, sitting here !”. From next door, “Can I come over?”. Annoyed, I said ” rather busy right now”. The voice said, “Listen, i will have to call you back, there’s an idiot next door answering all my questions”.

中国进入通胀年代?

哈佛大学教授Rogoff一直建议通过短期内允许较高的通胀来解决目前美国经济危机。比如他建议,如果允许2年6%的通胀,美国经济复苏会更快。Rogoff认为目前美国经济复苏缓慢是因为资产泡沫破裂后,现存的债权债务关系被破坏。由于金融市场的复杂性,很难快速理顺这些关系,所以经济复苏变缓。他建议,既然债务人违约赖账没有办法避免,不如通过通胀方式来允许他们隐形违约。比如我今天借了你100万,原来答应还你110万。在通胀为零的情况下,你净赚了10万。但如果通胀是10%,你名义上赚了10万,但由于今天的价格上升了,你实际上没有赚到钱。这对于债务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变相的违约。历史上不少政府就是通过这种方法赖账的。Rogoff认为,目前或许这种隐形违约对经济的冲击作用小于显性违约,更有利于美国经济快速复苏。

当然这种解决方案存在一些弊端。比如通货膨胀不象自家的水龙头,想开就开,想关就关。你想让通货膨胀在6%,但没准一下子跳到16%怎么办。你希望高通胀只持续两年,但通胀一旦上去下不来了怎么办?具体操作起来很困难。另外,法律上美联储有控制物价稳定的责任。高通胀显然和这个责任相违背的。这种情况下,如何解决政治上的压力也是一个问题。

由此联想到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一些难题。首先,房价相对居民收入明显有些偏高,不少人怀疑中国存在严重的房地产泡沫。如果通过房地产价格下调来实现价格调整必然会引起了美国类似的债权债务混乱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政府的地方债务偏高。第三个问题是不少人认为人民币被低估,从而使中国产品价格在国际市场过低。而高通胀能同时解决上面的三个问题。由于通胀的存在,提高了其他产品的相对价格,从而使房地产的相对价格降低,缓解房地产泡沫的现象。高通胀也能使地方政府间接违约,从而解决地方财政赤字的问题。另外,中国的高通胀也可以提高中国产品价格相对国外产品价格。也就是说,中国的实际汇率上升,从而解决所谓中国名义汇率被低估的问题。鉴于通胀对目前中国经济有这么多好处,中国政府还是有较高的动机来使中国未来几年的通胀保持在一个高位水平。

Going to Zurich

I am going to Zurich this Thursday. Is there anyone in Zurich that may be interested to show me around? If you don’t have time, any suggestion for where to visit is also much appreciated.

给年轻人希望

最近英国爆发的骚乱和前两年法国巴黎的骚乱都是由青少年引发并为主导的。虽然通过骚乱的方法来表达自己的不满是不对的,但这些骚乱反映的是更深层次的社会问题。短期可以通过警察镇压,但长期的解决方案是要提高社会阶层的流动性,给这些青少年生活的希望。

参加骚乱的青少年基本来自社会下层的家庭。这些人的失业率在30%左右。没有工作,没有书读,加上最近英国由于财政赤字问题削减政府对这些家庭的补助,造成了这些人们内心的强烈不满。这种不满通过某种途径发泄出来只是迟早的事情。

在家庭贫富差距背后一个更严重的问题是社会流动性的降低。最近有人关注中国大学里农村子女入学比例的下降(链接)。其实这种现象与其说是农村子女比例下降,不如说是低收入家庭子女比例下降。不信你可以找数据看看,即使是城里的孩子,从低收入家庭里来的子女比例也一定下降了。

同样的现象存在发达国家中。即使美国,好大学里的学生父母收入基本都是中等偏上。处于收入底层家庭的子女很难进入到最优秀的大学。这并不是因为学费贵的问题:很多著名私立大学都有很丰厚的奖学金。你只要够优秀,根本不用发愁钱的问题。而根本的问题是这些低收入家庭的子女在起跑线上就已经被淘汰了,根本到不了竞争大学入学的门槛。

同样的问题存在中国。这次回国发现,姐姐的女儿上初中,暑假每天都在补课。1,3,5数学,2,4,6英语,周日还要上乐器课。每个月光补课费都要上千块。这对于农村低收入家庭是不可能的。等高考时候,很难想象一个从没有补过课的农村孩子能和姐姐的女儿竞争。随着中国收入差距的拉大,子女教育投资的差别也在增加。这必然造成子女教育和最后收入水平上的差异。这是我们常说的贫穷陷阱。你来自一个贫困家庭,受到教育的资源少,长大后收入低,然后你子女再重复着你的故事。生活在这种环境中,青少年当然郁闷,怨气重了。

虽然我一直都是市场派,不赞成通过税收等方法强行拉平大家的收入,但对于某些转移支付我还是很欣赏的。比如通过某些途径补助低收入家庭对子女教育的投资。这样可以提高社会各个阶层的流动性,能给年轻人希望。即使这样,向高收入家庭阶层攀登的过程是缓慢的,可能需要几代人努力,但至少这个渠道是存在的,能给年轻人带来希望。最后借电影“锦衣卫”里赵薇的一句台词作为结束语:“有希望,总是好的。”

美国信用降级,股市和黄金

周一全球股市大跌,大部分人认为是标准普尔(S&P)降低了美国信用评级的原因。但我觉得事实不一定如此。和这个论点明显不符的是,周一美国政府债券的价格不仅没有下降反而上升。如果大家抛售股票是由于对美国政府债券安全的担心,那美国政府债券更应该是大家抛售的对象。现在的情况是大家把股票卖了然后去买美国政府债券,那不是高喊着房子着火了然后又往房子里冲的脑残行为么?

我觉得上周和周一全球股市的大跌更应该是反映的投资者对美国以及全球经济放缓的担心。周末意大利和西班牙政府债务危机的恶化更加剧了这种担心,所以造成了周一全球股市的暴跌。处于这种担心,投资者把高风险投资,比如股票,换成了相对低风险的投资,比如政府债券,尤其是美国政府债券。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股票市场的抛售和08年金融危机不同。08年主要反映的是金融市场的资金流通性危机。所有金融资产价格都降低,包括股票,黄金等。而目前看,市场上的资金流通性应该还很宽裕,只是从一种资产流向了另外一种资产。伴随着股票价格的下跌,政府债券和黄金的价格都出现上涨,而08年黄金价格也是随着股票市场下跌的(见下图)

 

请教

想让国内的朋友也看到自己的博客,有什么好方法?听说可以找个国内博客网站当做镜像。具体该怎么做,复杂么?听国内朋友说,现在翻墙越来越不容易了。

汇率浮动和价格粘性

日常生活中的价格不是时刻变化的。这种现象我们称之为价格粘性。价格粘性对于很多宏观经济政策非常重要,比如货币政策和汇率政策的效果从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价格粘性的大小和原因。从另外一个角度上讲,价格粘性本身也受宏观经济政策的影响。比如当通货膨胀率非常高的时候,公司会提高改变价格的频率,也就是说价格粘性会降低。

一个有意思的话题是当中国在2005年夏天开始升值人民币后,这种汇率政策的变化是否会影响到进出口商的行为,是否会影响到进出口价格的粘性。下面的图中显示每个月美国向中国出口的价格中有多大比例调整了价格。比例越大证明改变价格的厂商越多,价格粘性越低。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就是价格粘性在2005到2006年有一个非常明显的structural break。利用Bai and Perron (2003)的方法,我们发现在2005年6月到2006年1月美国出口到中国的产品价格粘性明显降低。这正好和中国汇率政策变化的时间一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