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进入通胀年代?

哈佛大学教授Rogoff一直建议通过短期内允许较高的通胀来解决目前美国经济危机。比如他建议,如果允许2年6%的通胀,美国经济复苏会更快。Rogoff认为目前美国经济复苏缓慢是因为资产泡沫破裂后,现存的债权债务关系被破坏。由于金融市场的复杂性,很难快速理顺这些关系,所以经济复苏变缓。他建议,既然债务人违约赖账没有办法避免,不如通过通胀方式来允许他们隐形违约。比如我今天借了你100万,原来答应还你110万。在通胀为零的情况下,你净赚了10万。但如果通胀是10%,你名义上赚了10万,但由于今天的价格上升了,你实际上没有赚到钱。这对于债务人来说,其实是一种变相的违约。历史上不少政府就是通过这种方法赖账的。Rogoff认为,目前或许这种隐形违约对经济的冲击作用小于显性违约,更有利于美国经济快速复苏。

当然这种解决方案存在一些弊端。比如通货膨胀不象自家的水龙头,想开就开,想关就关。你想让通货膨胀在6%,但没准一下子跳到16%怎么办。你希望高通胀只持续两年,但通胀一旦上去下不来了怎么办?具体操作起来很困难。另外,法律上美联储有控制物价稳定的责任。高通胀显然和这个责任相违背的。这种情况下,如何解决政治上的压力也是一个问题。

由此联想到中国经济目前面临的一些难题。首先,房价相对居民收入明显有些偏高,不少人怀疑中国存在严重的房地产泡沫。如果通过房地产价格下调来实现价格调整必然会引起了美国类似的债权债务混乱的问题。第二个问题是政府的地方债务偏高。第三个问题是不少人认为人民币被低估,从而使中国产品价格在国际市场过低。而高通胀能同时解决上面的三个问题。由于通胀的存在,提高了其他产品的相对价格,从而使房地产的相对价格降低,缓解房地产泡沫的现象。高通胀也能使地方政府间接违约,从而解决地方财政赤字的问题。另外,中国的高通胀也可以提高中国产品价格相对国外产品价格。也就是说,中国的实际汇率上升,从而解决所谓中国名义汇率被低估的问题。鉴于通胀对目前中国经济有这么多好处,中国政府还是有较高的动机来使中国未来几年的通胀保持在一个高位水平。

Advertisements

9 responses to “中国进入通胀年代?

  1. 糊涂至极。好多债务人欠了同一个债权人(无任何亲属)好多钱。如果一定还钱的话,这些债务人就要破产,衣食无着。现在又一个便利的方法可以解决,大家雇个杀手把这个债权人给暗杀了,什么问题都没了。这就是经济学者的逻辑?
    话说回来,中国早就这么干了。美国人要向中国看齐。

  2. 通胀降低了居民的真实收入,必须是工资比价格增长更快才行。这怎么会使房价对收入比降低呢。。。如果普通的工人连衣食住行都负担不起,特别是现在食品价格快速上涨的阶段,怎么会降低泡沫呢。。???

    • 这里所有讨论都是基于相对价格上的。我们说资产有泡沫,等于认同目前资产价格相对于其他产品价格过高,偏离了它的均衡相对价格。解决泡沫的本质就是降低资产的相对价格。一种方式是其他价格不变,资产价格下降。另外一个方法就是其他产品价格上涨速度超过资产价格上涨速度。这样也可以降低资产的相对价格。这个过程中,居民的实际收入比一定降低。比如工资增长速度和通胀一样高,但房地产价格增长速度低于通胀速度。这样实际收入是一样的,但房地产相对价格降低了。

      • 这样一说还是挺有道理的,但是作为具体政策实践是有可行就比较担忧的了,因为工资增长和通胀同步貌似不大可能,最后的结果可能还是处于弱势的议价地位的居民受到损失

      • 我同意。理论虽然有道理,但实践起来还是会有很多具体问题的。其实应该说这种高通胀的政策还是有很大风险的。我在文章中也提到了。

  3. 我也感觉美国除了征收通胀税以外,好像也没有什么其他办法来短期刺激经济了。通胀除了可以帮助美国冲销国内外债务之外,这也有利于促使消费者和投资者降低储蓄,提高短期内需。不知道最近相关研究是否说美国已处在“liquidity trap“之中呢?我感觉还没有吧。 至于中国,我向来不担心政府债务的问题,我担心的是在宏观经济政策全面地由依赖外需向依赖消费内需的转变过程中,收入分配问题会较以前更加突出,毕竟搞出口自己越穷越容易,搞消费内需则需要广大百姓对自己的收入流有较高的稳定预期才行。以我的偏见,中国的出口推动政策应该至少再狠命地维持十年,把内地的劳动力优势充分利用好。别急着学上世纪80年代的日本。中国经济的车速一旦慢下来,感觉很多发展中的问题就没办法很好地解决了。

    • 如果目前美国的消费不足是由于家庭需要修复资产平衡表造成,降低实际利率对居民消费的刺激不大。现在美国即使长期的实际利率已经很低了,恐怕很难再榨出什么东西了,呵呵。

      关于中国的出口推动政策,俺不太敢苟同。经济结构被政策搞偏了早晚需要调整,调整起来还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 呵呵。据我所知,美国的企业的预防性储蓄动机导致现在自己hold的流动性还是挺高的。一旦通胀预期调高,它们更可能将这些流动性货币资产转成实物投资,所以短期内我觉得会有刺激效果的。当然这是我的主观判断。

        中国的经济发展中的确存在很多结构性的问题需要理顺。但是从长期的经济增长来看,很多问题是发展中的问题,也只有在总量快速发展的过程中才能更加有效地解决。也许正因为过去三十年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很快,使人们误以为高速增长很容易,让大家容易忘记我们其实是多么地幸运。我是研究经济增长的,看看世界范围内在历史上曾有多少发展中国家在高速增长一段时间以后因为某种比较突然的所谓政策改革或者转变增长方式而陷入低迷状态的。中国是需要进行结构性改革,但是在速度的把握上,我觉得是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在人均收入世界排名还是90多位的时候,一个拥有7亿多农村人口的国家如果现在就放弃充分地继续利用自己的廉价劳动力优势,我觉得是危险的。我同意Rodrik的观点:适度压低自己的汇率对于落后国家的经济增长是有好处的。虽然这个观点在教科书意义上是非常不正统的。但这是事实。

      • @yong: 现在美国的主要问题不是企业投资不足,而是居民消费不足。企业估计家庭消费疲软,自然不会投资,即使他们有大把大把现金可以投。居民修复资产平衡表的过程中,低利率对他们消费的刺激是有限的。

        关于中国的劳动力优势问题,我的看法和你一样。中国目前的主要优势还是廉价劳动力,不要整天张口闭口转型。转型是水到渠成的问题。但究竟需不需要什么政策,比如低汇率政策来获取增长优势,我不确定。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