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11

量化宽松和扭曲操作

很多人对联储目前采取的扭曲操作一知半解,包括一些经济的专业人士(比如我昨天网上看的一个中文访谈)。我这里简单科普一下。

扭曲操作对联储所持有的长短期资产的比例进行从新调整:卖出短期政府债券,然后买入等量的长期政府债券。这样联储的长期资产相对于短期资产增加。通过加大对市场上长期债券的购买,希望可以降低长期债券的利率。即使通过量化宽松政策,其实我们还是要面临和扭曲操作类似的选择:新发行的货币用来购买长期还是短期债券。只有当新发行的货币主要用来购买长期债券时,才能降低长期利率。这种情况下,和扭曲操作一样,量化宽松的一个结果也是增加了联储长期资产相对于短期资产的比例。 

从上面的解释我们可以看到,量化宽松和扭曲操作的本质都是增加对长期政府债券的需求。不同的是,量化宽松是通过发行新的货币来增加需求,而扭曲操作是通过卖出等量的短期债券来增加对长期债券的需求。这些经济刺激政策在短期资产和长期资产不是完全可以相互替代的情况下,可以改变长期贷款利率。具体市场效果如何,要看当时的市场情况(太复杂,没有办法具体展开)。所以认为扭曲操作一点用处没有的言论太武断。但也不要指望扭曲操作可以成为立刻解决目前美国经济问题的银弹头(silver bullet)。

Advertisements

美国富人税率比中等收入人群税率更低么?

最近不少朋友问我这个问题。我想这个和巴菲特最近声称自己的税率比他秘书税率还低有原因吧。很多人对这个问题上存在误解。美国的税率根据收入性质不同而不同。资本利得(比如所拥有的企业利润分红)税率要低于工资税率。对于巴菲特这种人,大部分的收入应该是来自资本利得。而他秘书的主要收入应该是来自工资收入。这就造成巴菲特提到的富人比中产税率低的故事。

但这个故事是有迷惑性的。资本利得之所以比工资收入税率低,是因为资本所有人在取得资本利得之前,已经交了营业税。所以资本利得对于资本所有人而言,税属于二次征税。美国税制在设计时会考虑避免这种二次征税的问题。比如你的收入交了地产税,州税,销售税等,这些税如果超过一定范围,在你申报联邦税的时候可以从联邦税里抵扣。资本税也是一样,由于你交过营业税了,资本利得税就会相对工资收入税低。但如果把营业税和资本利得税加一起,高收入人群的税率比中等收入人群的税率还是高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考虑综合税率,美国仍然是一个累进税率的国家。

究竟富人税率到底要比中等收入人群高多少才算合理,这是一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问题。

张维迎

今天看了关于达沃斯会议的报道。其中一个解读中国125计划的讨论很有意思。张维迎当着发改委副主任的面说发改委不好,很过瘾。老张虽然当初有过高吹嘘自己学术水平的前科,但我对他推广市场经济的勇气还是很佩服的。下面摘抄一些老张的语录。

张维迎:最重要的是改革本身。我作为评论几句,他讲到教育,他讲得非常中肯,整个几十年的教育是失败的,这个失败,教育作为培养人,培养自主有创造性的人没有注意,培养有道德的人没有注意。如果所有的学校取消了,包括连小学、大学全取消了,中国人的知识会大大降低,但中国人的道德水准会大大提升。这一点一直没有引起我们的注意,我们从小学开始,每一步走过来,都培养大家在说假话,这个实际上影响到我们的国民素质,现在讲到我们的很多企业,学校的信任没有的时候,没有真正反思这个问题。

  张维迎:针对这个计划有几个问题需要讲:第一个,我自己多次谈到,我们用扩大内需是一个错误的概念,我们真正要做的是开发国内市场,因为扩大内需,经常会倒向货币政策,财政政策,以为用刺激性的手段就可以把中国经济发展起来,而中国经济真正发展需要开放市场,开放市场靠企业家精神,这个企业家精神是政府给不了的,是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给不了的。

  张维迎:与此相关需要创新,需要产业升级,靠谁创新,从历史看靠政府不可能创新的,我们很多产业政策实际上导致的后面变成寻租的政策,我们给某一个产业,某一个技术有一些优惠,很多人编项目,编完以后,从我们国家政府那领了一大笔钱,几千万,几个亿,干别的事。

  张维迎:大家去调查,非常普遍的。产业升级也是这样,我们叫唤多少年产业升级为什么做不起来,是我们没有真正依靠市场,依靠竞争。什么时候升级?这些企业生存不下去的时候,在现有资产的时候生存不下去,就会升级,当然给它长远积极性,如果对未来,对明年、后年没有抱有希望,它也不会去升级。所有这些东西都需要改革,而目前的情况是我们十二五规划看硬指标多,而真正的改革这方面有强调,但是没措施。这是比较遗憾的一点。

张维迎:中国应该建立一个民主法治的社会,如果不能解决这个问题的话,从全世界从人类共同的角度讲,这肯定是一个忧患。1982年建立了国家体改委,目的是改革计委,改掉计委,到1998年体改委改成改体办,2003年,体改委反到被计委吃掉了,就是现在的发改委。自体改委消失之后,中国的改革速度大大减缓,最后停滞以至于倒退。所以我要强调的是真正要真正启动改革,恢复一个体改委或者类似体改委的组织是非常重要,体改委在那个时候不是体改委的人本身多么地聪明,多么地积极,而是他的工作,所以任何部门提出的改革方案,最后都要经过体改委认可之后,才能得到最高领导的批准。

  张维迎:现在的情况是任何一个部门他提出一个方案,没有任何的跟他辩论的机关,没有一个驳回的机关,这样的话名以上进行了改革,各部门经常打着改革的旗号,实际上干着反改革的勾当。这个是非常重要,不是我新观点,我已经呼吁很多年了,一句话,要中国启动改革,要恢复类似体改委这样的组织,同时现在发改委的权利真的太大了。发改委本身也不好。

全文链接在这里

经济问题的去政治化

中美两国民众最近在仇富问题上愈来愈一致。在中国,给高档汽车和奢侈品附加高关税,禁止高尔夫球场的政策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而美国,从金融危机后华尔街的金融从业人员已经臭大街了。最近巴菲特又提出富人税率比穷人还低的论调,更为人们指责富人提供了依据。

不少仇富的论调是很不理性的。比如你只要在网上骂富人,一定会有很多人赞同,转载你的观点,不管你说的是否合理。相反,如果你试图去解释一些对富人的偏见和误区。你的文章也可能也会被转很多遍,但更可能是会有人变着花样的来问候你们家所有女性。

更可气的是不少知名的所谓经济学家(俺就不点名了,呵呵)为了博取眼球,一味迎合大众,对各种非理性的仇富观点推波助澜。我离富人的距离还有十万八千里,所以完全没有私人动机去为富人去辩护。只是想从经济学的角度来消除几个观念上的误区。

1. 给高档汽车和其他奢侈品加高关税,确实可以降低富人的消费,但也减少了正常人的就业机会。这显然是一个双输的局面。另外这些奢侈品的可替代性往往很低,无法被国内的同类产品取代。所以国内价格高了,大家就去香港,去国外消费。本来在国内可以创造的就业机会,就这样白白便宜给外人了。我每次在往返中美的飞机上都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采购团。除了羡慕嫉妒恨自己买不起他们采购的东西外,就是心疼国内就业机会的流失。

2. 由于高尔夫也是从一批富人开始兴起的活动,所以也被妖魔化的一塌糊涂。什么不绿色,不环保,占用土地,影响四邻等等等等。人类活动比高尔夫运动不绿色,不环保的多了去了,都要禁止了?那咱们要先关掉几个乱排污水的造纸厂和化工厂。关于土地,和中国人口密度差不多的日本韩国高尔夫一样很普及,难道就不怕占用土地?至于影响四邻,更站不住脚。我们家小区里的房子如果靠近高尔夫球场,价格比正常的还要高。如果球场扰邻,这些人傻了要住球场边上?

这些所谓的理由只是一些政府机构借着大家仇富的心态来增加自己的控制权,以便获得更多寻租机会的借口罢了。咱们平头百姓就不要跟着瞎掺和了。你得不到任何好处,相反本来属于你的就业机会白白不见了。

不愉快的经历

昨天晚上去听音乐会,碰巧旁边坐的也是中国人。一个妈妈带两个女孩。开始不久,妈妈就因为什么事情离开了,留两个女儿在听。两个小朋友年纪不大,大概6-7岁的样子。没多久小朋友就失去耐心,开始乱动,最后居然相互说话。小朋友背后的一个观众显然被激怒了,拍拍我说,你能让她们安静一下么?我当时对这两个小朋友的行为也非常反感,不过也挺反感这个大姐先入为主的行为。不能看我是中国人就想当然的认为我带她们来的。表演开始前10几分钟我们一句话没说,象是一起来的么?一曲结束后,我给这个观众说,如果你想让她们安静,请你自己给她们说。我根本不认识她们。这个姐姐显然很没有家教,只是很不情愿地对我说了个sorry,态度一点不真诚。

不过想想自己也有先入为主的时候,就不跟她计较那么多了。另外,不得不批评一下那位妈妈。带小朋友来听音乐会就要保证小朋友不打扰别人。很多这里的中国人很注重自己的子女教育,恨不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往往忽略了这种公共场合的基本礼仪。不少人带孩子去听音乐会都是蓬头垢面的去,显然和听音乐会陶冶情操的目的和大环境不符。我看更多家长是让孩子去受教育,受激励去的,而不是去欣赏,享受生活去的。好了,牢骚发完了。

美国政府财政状况

最近大家对政府债务问题都比较关心,尤其是美国和欧洲政府债务问题。虽然我自己一直倾向于市场派,但仍想纠正几个关于政府债务的误区。另外我会对美国联邦政府债务问题做一个简单讨论。

首先,就长期而言,是否政府赤字必须为零?不一定。一个政府可以一直持有赤字,只要赤字占GDP比重低于GDP增长速度,政府赤字和债务长期而言是可以持续的。举一个简单例子。你目前收入10万元,而且每年增加10%。同时你目前负债10万元,而且每年继续借债1万元。10年后,你的收入大概是26万,你的负债是20万。虽然一直处于赤字状态,你的负债一直在增加,但负债占你收入的比重从开始的100%下降到20/26=77%。假定上面的情况不变,50年后你的负债只占你收入的5%了。这种情况下的财政赤字就长期而言是完全可以持续的。

其次,政府赤字是否一定是坏事?数据中政府财政赤字和经济增长速度往往是负相关的。也就是说,政府赤字高的年份,经济增长速度低。因此有人宣称政府赤字降低了经济增长速度。实际情况可能完全是相反的。当经济增长降低时,政府的税收会下降,同时由于经济刺激计划和失业保险等社保项目的支出增加,政府赤字会随之增加。也就是说经济增长放缓造成了政府赤字,而不是后者造成了前者。

需要声明的说,我这里的本意并不是说,政府赤字是好事。只是指出大家在批评政府赤字时的一些误区。关于政府开支对经济的作用,当然争论很多。正反两方都有一些道理。我这里不加评论了。下面看看美国联邦政府财政赤字的情况。

上图是美国联邦政府赤字(如果小于0)或者盈余(大于0)占美国GDP的百分比。美国GDP的平均增长速度大概是2-3%。所以根据我们上面讨论的标准,如果赤字占GDP的比例小于2-3%,政府赤字不应该是什么严重问题。从50年代到80年代初期,美国的政府赤字基本保持在这个水平。

但从80年代到90年代,政府赤字增加到GDP的4%以上。这种赤字水平长期是不可持续的。当时的赤字主要是里根政府的减税和增加军费开支引起。90年代政府赤字情况的好转,主要的受当时美国经济快速增长的影响。快速增长的经济提高了政府收入,从而减少了财政赤字占GDP的比重。2001年网络泡沫破裂,政府赤字从新回到4%的水平。而05年左右的房地产市场泡沫再次暂时缓解了政府财政赤字的问题。

08年房地产泡沫的破裂引起了美国政府赤字问题的总爆发。由于政府收入的大幅减少和经济救助计划,美国财政赤字09年一举突破了GDP的10%。目前根据预测,美国政府赤字至少在今后2-3年里会保持在一个相对高位。

美国的政府赤字问题除了一些暂时因素外,比如经济的不景气造成政府收入减少,一个棘手的结构性问题就是政府福利项目开支逐年增加。目前政府所有收入刚刚够支付包括医疗保险,失业保险等各种政府提供的福利计划。一个现实问题就是如果想把美国政府赤字降低到GDP2%的水平,要么增加税收,要么减少社会福利,一个更可能的方案大概是两者并行。但共和党的一些强硬派,比如一些茶党成员,反对任何形式的增税,而民主党的强硬派反对社会福利的降低。任何降低政府赤字的改革都有很大风险。考虑到明年的总统大选和政府赤字改革可能带来的政治风险,估计两党目前都不会在大选前作出什么实质性的结构性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