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问题的去政治化

中美两国民众最近在仇富问题上愈来愈一致。在中国,给高档汽车和奢侈品附加高关税,禁止高尔夫球场的政策得到大多数人的支持。而美国,从金融危机后华尔街的金融从业人员已经臭大街了。最近巴菲特又提出富人税率比穷人还低的论调,更为人们指责富人提供了依据。

不少仇富的论调是很不理性的。比如你只要在网上骂富人,一定会有很多人赞同,转载你的观点,不管你说的是否合理。相反,如果你试图去解释一些对富人的偏见和误区。你的文章也可能也会被转很多遍,但更可能是会有人变着花样的来问候你们家所有女性。

更可气的是不少知名的所谓经济学家(俺就不点名了,呵呵)为了博取眼球,一味迎合大众,对各种非理性的仇富观点推波助澜。我离富人的距离还有十万八千里,所以完全没有私人动机去为富人去辩护。只是想从经济学的角度来消除几个观念上的误区。

1. 给高档汽车和其他奢侈品加高关税,确实可以降低富人的消费,但也减少了正常人的就业机会。这显然是一个双输的局面。另外这些奢侈品的可替代性往往很低,无法被国内的同类产品取代。所以国内价格高了,大家就去香港,去国外消费。本来在国内可以创造的就业机会,就这样白白便宜给外人了。我每次在往返中美的飞机上都可以看到成群结队的采购团。除了羡慕嫉妒恨自己买不起他们采购的东西外,就是心疼国内就业机会的流失。

2. 由于高尔夫也是从一批富人开始兴起的活动,所以也被妖魔化的一塌糊涂。什么不绿色,不环保,占用土地,影响四邻等等等等。人类活动比高尔夫运动不绿色,不环保的多了去了,都要禁止了?那咱们要先关掉几个乱排污水的造纸厂和化工厂。关于土地,和中国人口密度差不多的日本韩国高尔夫一样很普及,难道就不怕占用土地?至于影响四邻,更站不住脚。我们家小区里的房子如果靠近高尔夫球场,价格比正常的还要高。如果球场扰邻,这些人傻了要住球场边上?

这些所谓的理由只是一些政府机构借着大家仇富的心态来增加自己的控制权,以便获得更多寻租机会的借口罢了。咱们平头百姓就不要跟着瞎掺和了。你得不到任何好处,相反本来属于你的就业机会白白不见了。

Advertisements

6 responses to “经济问题的去政治化

  1. 1.给高档商品加高关税果真只会减少就业机会,没有正面的效果吗?如果有,哪方面占主导地位(既然这些商品都是在国外生产的)?

    2. 造纸厂和化工厂是必须得有,不然怎么印刷,怎么施肥,怎么来的生活生产用化工制品? 没有或者无法关掉污染严重的企业,并不能给不绿色的高尔夫以合理性理由。

  2. @valiulver: 1. 商品是外国生产不能成为加关税的理由。美国是不是应该给中国产品加高关税,既然这些产品是在外国生产的?另外销售过程中创造的工作机会也很多。平均而言,销售过程的附加值大概占整个产品最终价格的一半左右。
    2.通过比较高尔夫和其他产品,你的一个假设是某些产品是必需品,某些不是。所以我们可以禁止非必须的产品。必需品的界定是一个政治问题。我们认为必需品的很多东西对于非洲难民来说都是奢侈品。一般百姓认为是奢侈品的东西对于高收入人群而言可能是必需品。我个人认为作为一个普通百姓,我们也要尊重高收入人群的消费权。这正是我说的所谓去政治化。作为一个经济问题,一个来调节不同收入群体消费需求的更好方法是通过价格,而不是行政上的数量控制。比如水费可以采用累进制的收费方法。高尔夫球场消耗水多了,要付3倍5倍甚至10倍价格。不环保,我们可以把环境成本通过税收的方式包括到高尔夫球场的成本中。这些收入都可以用来补贴中低收入人群。相反,现在采用的审批制度其实是给了审批机关寻租的权利。而这些租金通过贿赂的方式落到了少数人手里。

    • 1. 关税问题还是个权衡利弊的问题。这个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既然销售过程的附加值那么大,当然是应该考虑进去。问题是,国外的人工是国内的工资的好几倍,那么,就算加了关税,也未必会影响到消费者购买地点的决策。你看到的国外销售火热很可能只是因为国内假货横行的问题,而非关税的问题。
      2. 的确,我同意你富人消费权的说法。只是你所说的加高尔夫的各种税其实还是在“郑智画”,是吗?经济问题在现实中很难说到“去郑智画”,你觉得呢(包括关税问题)?

      • 我说的给高尔夫加税并不是政治化。污染存在社会成本,如果高尔夫目前的运营成本没有反应出这种社会成本,在经济学上就是非有效的。我说的加税是基于这种经济上的非有效性加的,而不是纯粹由于高尔夫在中国是一项富人运动这个政治原因加的。不仅对于高尔夫,其他生产活动,比如化工,如果运营成本没有正确反映出污染等社会成本,都应该通过税收等方式来调整。
        我反对的是一些政治目的的东西披上经济的外衣,然后又用非经济的方式去解决。如果因为高尔夫是富人运动要禁止,明说好了,不要用什么不环保的原因。不环保是个经济问题,经济上有解决方法。抛出一个看似冠冕堂皇的原因后,又用行政干预这种非经济的手段解决。太误导大众了。很多行政干预并不能解决问题,只是可以帮助某些政府部门取得寻租权利。这是我非常反感的。

      • 比如用水吧,既然富人也有消费权,你又说“经济去郑智化”,那么我不免要问:多消费水就要交更高的价钱,为什么?为什么不能交同样的税率?换句话说,要涨价,大家一起涨,凭什么就我涨?
        又比如高收入要交高税率,为什么?劫富济贫算不算“政治化”?
        其实这些问题跟左右派的论点之争是一回事。
        所以我说“去郑智化“这个问题基本上是不可能。只能说程度的区别而已。那么这个程度,到底定在哪里,很难说有个确切的标准。

  3. 奢侈品国外销售火热还有可能是因为心理因素的问题,比如“这个是法国买的诶!”.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