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2

关系无处不在啊

以前在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上发表了一篇文章。今天收到合作者电话,讲了一件很让人气愤的事情。

我的合作者(叫他AH吧)1年前被邀请为JDE审一篇文章。文章用的模型和我们JDE的模型一样,只不过把其中一个变量的经济含义改了一下。AH给主编说文章贡献不够,希望拒掉。半年后,AH收到主编的信说,他让作者修改了。而且先入为主地说,文章有了很大进步,让AH看看是否可以接受。AH发现文章是拓展了一些结果,但仍然不能让人满意。尤其是作者错误地声称发现了我们JDE文章的一个错误。AH当时就怒了,指出为什么作者是错误的,又列举了文章中好几个不足,需要修改的地方。

前几天主编居然再次发信说,鉴于AH只提出了一些轻微改动(Minor Revision)的地方,他决定把文章收了。AH感到很无奈说,如果你一意孤行,我要和我的合作者商量一下,希望能写一篇评论来申辩我们的JDE文章没有错。AH告诉了主编说我当时在中国,没有办法及时写评论。主编这斯居然用他没有时间等了为由,劝阻我们写反驳这篇文章的评论。

今天AH给我打电话后,我们都大怒。决定如果文章就这样被发表了,一定写一个反驳的评论来扇这斯一耳光。AH说自己写文章几十年了,这么露骨的偏袒还是第一次碰到。巧的是主编和作者都是印度人。要说他们没有关系,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不信。

Advertisements

别再拿收入税税率说事儿

这两天共和党候选人和奥巴马都在拿Romney的收入税率只有15%说事儿。虽然自己不是Romney的粉丝,还是感觉这种处于政治目的的攻击是不公平的。这篇博客文章解释了为什么:链接

2011 in review

非常感谢大家过去一年的关注。最近因为很忙,博客更新较慢。以后要多多加油。

下面是WordPress对2011年的总结。有些数据很有意思,和大家分享一下。

The WordPress.com stats helper monkeys prepared a 2011 annual report for this blog.

Here’s an excerpt:

The concert hall at the Sydney Opera House holds 2,700 people. This blog was viewed about 41,000 times in 2011. If it were a concert at Sydney Opera House, it would take about 15 sold-out performances for that many people to see it.

Click here to see the complete report.

买票难和排队的尊严

虽然自己以前也经历过春节回家时的痛苦,但看到下面的照片还是感到很震撼。几亿人同时旅行在任何一个国家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即使在美国,每次感恩节和圣诞机场里也是人山人海。万一天公不作美,航班取消,大家在机场里打地铺也是常见的事情。

虽然自己多数情况下赞同通过市场调节经济,但仍然对一些人提出通过提高票价来消灭春节买火车票排队的问题很反感。买票难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也是一个社会问题。首先,不管火车还是汽车,很大一部分属于公共设施投资,也就是说用大家的钱来集资建造的。如果采用谁有钱谁享受的方法分配服务,显然对低收入人群是不公平的。其次,春节车票紧张主要是由于季节性造成的。而对于季节性造成的短缺,排队其实是一种常见的分配手段。比如在吃饭的饭点儿时间,很多餐馆都是爆满,顾客在外面排队等候是常事儿。店家并没有说因为人多就临时提高价格,谁有钱谁吃。

既然春节买车票排队并不是一件特离谱的事情,中国真正应该,我觉得也是可以做好的工作就是让大家在排队时候如何能多点儿尊严。比如可以提前更多时间来发售预售票,这样让大家有更多时间准备购票。另外,在网络发达的今天,给大家提供更多网上购票的机会,这样就不必穿着尿不湿在寒风中等十几个小时来购票了。第三,政府可以提供一些信息网站供大家查询从A地到B地的信息,比如什么交通工具最方便,这些交通工具的时刻表等。

当然这些措施并不能解决车票短缺的问题。最后仍然会有人买不到票,但至少他们在排队过程中保持了自己的尊严。另外,这些改进是没有经济收入的,政府有多大意愿去做就不得而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