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13

春运时火车票应该涨价么?

每年春节很多人都要面临返乡买票难的问题。如何解决?有经济学者建议通过涨价:价格上涨可以减少对车票的需求,从而实现供求平衡。听似很有道理,而且确实可以以此解决日常生活中例如黄牛,黑市,排队和网上抢票的问题。

但涨价真的是最合理的解决方案么?多数人在反对涨价论时的理由往往是因为火车作为公共交通,具有公共服务产品的性质,因此价格不能完全由市场供求决定。我在本文中希望从另外一个不同角度解读春运票价的问题:需求的季节性。

通过价格调整市场上的需求和供给,从而实现供求平衡是经济学中最基本的一条定律,也往往是被认为最有效的分配资源方式。所以价格理论是经济学本科生必修的基础课。在这种对社会经济现象的粗略描述中,如果我们只以经济效率为唯一标准,分配资源确实应该时刻通过价格调整。但现实生活要比这种最简单的经济模型复杂N倍,如果什么事情都简单通过涨价解决,只能说是对价格理论的机械使用。

在使用价格作为工具时,首先要区分季节问题和长期问题。如果铁路运力长期不足,提高价格可以刺激铁路投资,从而提高长期铁路运输供给。这种情况下,涨价有利于解决运力长期不足的问题,我觉得可以考虑。这里我想举印度的用电作为一个例子。印度电力长期不足,但政府又以各种理由不允许涨价,造成电力系统长期投资不足。去年夏天印度大面积停电就是后果之一。即使平时,印度的很多地区都无法保证一天24小时供电。这种情况下,提高用电价格,帮助电力部门投资来提高供给是解决问题更有效的方法。当然在价格提高后,政府可以通过补助等方式来帮助低收入家庭支付一部分电费。

但春运期间的运力不足显然不是长期运力不足问题。目前铁路系统多数时间可以满足客运需求,车票平时并不难买。这种情况下,即使春节期间把价格提高,铁道部也不可能投资几条新铁路专门备用春运。因此春运提价的后果只是一个资源内部再分配的问题:高收入人群享有资源,铁道部收获利润,但低收入人群受损。

当然票价提高后可以减少大家在排队方面浪费的时间,对经济也是一种贡献。但存在另外一个问题。价格作为一种工具的效果,取决于需求和供给对价格的反应是否灵敏。如果价格稍微提高,供给大幅增加或者需求大幅降低,通过价格调整就非常有效。但这种情况似乎也不适用于春运。短期而言,铁路运力已经达到极限,价格再提高也对运力增加无济于事。而需求方面对价格的反应也应该不是非常敏感。春节作为中国最重要的一个节日,即使价格大幅度上涨,恐怕也无法停止多数人回家的脚步。建议一些媒体可以做个调查,找出火车票价格上涨百分之多少才能让大家改变春节回家的念头。我相信结果一定非常高。

当需求和供给对价格调整都不敏感时,价格要上涨非常多才有可能重新平衡需求和供给。这种情况下,通过价格调整供需平衡效果不怎么明显。一个类似的例子就是2006-07年的石油价格。当时世界石油的生产能力已经被利用到极限,因此即使世界上来自中国等新兴国际的需求增加很小一部分,仍然能让油价撒了欢儿地飞涨。同理,如果想通过涨价解决春运一票难求的现象,恐怕车票不翻几倍一点儿效果也没有。

对于春运这种季节性需求问题如何解决?不幸的消息是没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案。即使是在没有垄断,依靠市场定价的情况下,这种季节因素也没有完全通过涨价解决。一个明显的例子是吃饭高峰时,很多饭店外面排满人,而店家并没有因此大幅度提高饭菜价格。另外一个例子就是去年纽约遭受珊迪台风袭击后,市内汽油等各种产品暂时短缺,在美国这么信赖市场经济的地方也不是通过涨价解决问题,仍然需要依赖排队的方法分配这些资源。

从上面这些例子可以看出,尽管总体而言价格调整是分配资源非常有效的手段,但价格工具的效果并非在所有情况下都非常有效,不应该不分场合机械应用。价格理论是最基础的经济学理论,同时也是对现实经济进行了高度抽象后的结果。在解决现实经济情况时,应该慎重应用。

有人认为解决春运的方法是减少城市中户口等限制,能让来城市工作的人安居乐业,减少人口流动。我非常赞同逐步取消户口等对劳动力市场的限制,但并不认为这样能有效解决春节这种季节性人口流动问题。即使在美国这种没有户口等限制的国家,劳动力在全国各地迁徙仍然是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不同地区的经济状况会变化。因此劳动力从就业机会降低的地区搬迁到有新增就业机会的地方是非常正常的现象。这种情况下,家人在一些重要节假日团聚而造成的季节性人口流动无法避免。比如美国的感恩节和圣诞节是家庭团聚的重要节日,美国的各大机场和公路在这个期间也是一样爆满。

虽然无论通过涨价还是通过降低人口流动限制,都没有办法完美解决春运这个难题,仍然有一些措施可以减少大家在购票过程和路途当中的辛苦。比如延长车票预售时间,让大家能尽早知道自己是否能买到车票,以便早作打算。增加一些临时的车票预售点,尤其是低收入农民工聚集的地方,方便低收入群体购票。大家忙碌了一年都不容易,希望在回家这事儿上不要再给大家心里添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