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谈天说地

2011 in review

非常感谢大家过去一年的关注。最近因为很忙,博客更新较慢。以后要多多加油。

下面是WordPress对2011年的总结。有些数据很有意思,和大家分享一下。

The WordPress.com stats helper monkeys prepared a 2011 annual report for this blog.

Here’s an excerpt:

The concert hall at the Sydney Opera House holds 2,700 people. This blog was viewed about 41,000 times in 2011. If it were a concert at Sydney Opera House, it would take about 15 sold-out performances for that many people to see it.

Click here to see the complete report.

经济学诺贝尔奖

Tom Sargent和Chris Sims一起获得了今年的经济学诺贝尔奖。两个人虽然都对宏观经济学做出了非常突出的贡献,得炸药奖只是迟早的问题,但在目前这种经济情况下得奖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前两天和同事吃饭的时候还谈起Sargent。他是理性预期理论的开创人之一。另外一个开创人Lucas已经获奖多年,Sargent的研究也一样值得获得炸药奖。但由于最近的金融危机,很多人都强烈抨击理性预期理论,比如另外一个炸药奖得主(我不说估计你也能猜出谁吧,呵呵)。所以我和同事猜测Sargent获奖可能要再等几年,估计等经济稍微好转了才有可能。从结果看,炸药奖的颁发和目前经济状况没有联系。或者炸药奖委员会反对目前的政府干预经济,所以故意把奖发给理性预期学派?这个就不得而知了,呵呵。

Sargent除了自己学术极牛外,可可谓桃李满天下。以前见过一个图画出Sargent及其徒子徒孙的关系图。图中囊括了目前美国顶尖大学很大一部分最优秀的宏观经济学家。称Sargent是宏观经济学界的教父级人物,恐怕一点不为过。刚才在网上试图找这张图,可惜没找到。如果谁有这张图的链接,麻烦通知一下。

另外一个获奖者Sims也是一个市场学派的忠实拥护者。他基本上在job market上从来不去推销自己的学生,因为他认为市场是有效的。学生是否优秀,由市场来决定,自己过分推销会破坏市场的有效性。所以如果你要看到他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推荐信,这个学生一定是天才,呵呵。另外,Sims也以做事情严谨,不留情面著称。以前参加一个小型的会议。Sims狂批一个人的文章,当着众人的面甚至连“doesn’t make sense”之类的评语都出来了。最后两个人都争论的面红耳赤,会议主持人Christiano不得不出来打圆场,才结束了争论。

不愉快的经历

昨天晚上去听音乐会,碰巧旁边坐的也是中国人。一个妈妈带两个女孩。开始不久,妈妈就因为什么事情离开了,留两个女儿在听。两个小朋友年纪不大,大概6-7岁的样子。没多久小朋友就失去耐心,开始乱动,最后居然相互说话。小朋友背后的一个观众显然被激怒了,拍拍我说,你能让她们安静一下么?我当时对这两个小朋友的行为也非常反感,不过也挺反感这个大姐先入为主的行为。不能看我是中国人就想当然的认为我带她们来的。表演开始前10几分钟我们一句话没说,象是一起来的么?一曲结束后,我给这个观众说,如果你想让她们安静,请你自己给她们说。我根本不认识她们。这个姐姐显然很没有家教,只是很不情愿地对我说了个sorry,态度一点不真诚。

不过想想自己也有先入为主的时候,就不跟她计较那么多了。另外,不得不批评一下那位妈妈。带小朋友来听音乐会就要保证小朋友不打扰别人。很多这里的中国人很注重自己的子女教育,恨不得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往往忽略了这种公共场合的基本礼仪。不少人带孩子去听音乐会都是蓬头垢面的去,显然和听音乐会陶冶情操的目的和大环境不符。我看更多家长是让孩子去受教育,受激励去的,而不是去欣赏,享受生活去的。好了,牢骚发完了。

a really funny joke from my friend

OMG !!!!! I was in the public toilets and had just sat down, a voice from the next cubicle said “Hi !, how are you ?” Embarrassed, I said, “I’m doing fine”. The voice said “So what are you up to ?”. I said, “Just doing the same as you, sitting here !”. From next door, “Can I come over?”. Annoyed, I said ” rather busy right now”. The voice said, “Listen, i will have to call you back, there’s an idiot next door answering all my questions”.

最近听说的几个八卦

1.University of Iowa的经济系在商学院下面。最近商学院的dean明确表示不需要这么大的经济系在商学院里,今后资金流向要从经济系流到其他和商业类更相关的系。因此经济系的教授不得不纷纷找下家。

2. University of Hawaii 的经济系在Social Science下面。最近SS的dean决定要把经济系向resournces economics靠拢,该系的年轻AP也不得不开始找下家。

3. 香港城市大学的经济系在商学院。最近商学院的dean是做information management出身。由于IM很容易发文章,大多数faculty都能在评tenure前在IM所谓的top 3杂志上发个3-4篇文章。改dean上任后,决定其他系也必须向IM看起。经济系评终身教授必须要在经济类的top 3上发3篇文章。

感想:原来自己最大的愿望就是一心做学问,对权力和权力斗争一向是无欲无求。最近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权力其实挺重要的。如果我们这种通情达理的人都只专注学问,那么一些疯子就会上位成为领导者。

出差

这段时间一直在外面出差,下个星期四到家,然后周日一大早就要回中国了。今天突然发现自己回国的东西根本还没有开始准备。估计周末又要手忙脚乱了。自己出差时有几个习惯。

一是喜欢把跑步的鞋子带上。准备开会前由于忙碌往往会把自己正常的锻炼计划打乱。在外开会是一个很好的补课机会。另外,开会时难免和朋友胡吃海喝,锻炼一下也帮助消耗多余的卡路里,呵呵。

二是要把自己的presentation花时间练习个1-2遍。开会是一个宣传自己的很好机会,一个逻辑清楚,干净漂亮的presentation能给自己加不少分。

三是对于小型的会议,喜欢把会议的议程认真研究一下,看看有什么人去,这些人的背景是怎样的,这样聊天的时候也会多些话题。开会一方面是给自己的研究做广告,一方面是和别人拉拉关系。事前花点时间做做功课是必须的。

最后一个就是喜欢在机场购物。每到一个新的城市,自己都喜欢买个小的纪念品。机场当然不是买这些东西的最佳地方。但由于利用的是等飞机的时间,时间成本较低,也还可以了。:)

无语了

上星期向中国领事馆申请到香港的签证。今天被告之我的申请被拒了,原因是我的申请里没有附加一张护照的复印件。他们有我护照的原件,难道不能自己复印一张么?我下个星期要去加拿大开会,回来后直接去中国和香港了。今天只好让签证公司申请了一天取件的加急服务。希望明天能搞定,后天收到我的护照。每次和使馆打交道都能出现一些意想不到的戏剧性效果,咳…